將逆境化作動力!花滑王者羽生結弦自敘傳《蒼之炎》在臺推出

「我想全心全意滑冰,藉此傳達感謝之意。」2020年2月創下花滑男子史上第一位「六冠超級大滿貫」得主的羽生結弦(Yuzuru Hanyu),憑藉王者實力已奪下兩屆奧運金牌及世青、世錦、大獎賽總決賽和4大洲賽冠軍。他不僅在花滑界享有極高盛譽,偶像般清秀外貌、有禮談吐跟靦腆微笑,被稱為「千年一遇」的最萌男神形象更擄獲全世界粉絲的心。

不過有很多人不知道,羽生結弦從4歲起接觸花式滑冰至今,生涯曾遭遇無數困境,但他從未退縮,堅持完成比賽,執著不服輸的運動家精神也讓他在花式滑冰界備受推崇。

花滑男子史上第一位「六冠超級大滿貫」得主的羽生結弦,偶像般清秀外貌、有禮談吐跟靦腆微笑,被稱為「千年一遇」的最萌男神,擄獲全世界粉絲的心。取自書籍內容。(圖片來源:台灣角川提供)

由羽生結弦自敘的生涯套書《蒼之炎》、《蒼之炎Ⅱ -飛翔編-》將於7月在臺灣推出中文版。《蒼之炎》探索羽生結弦花滑生涯的起點,分享他自4歲起與花滑結緣,到17歲首次挑戰世界錦標賽的經歷。其中包含311東日本大地震後,面對損毀的家鄉與沒有訓練場地的困境,他如何重新奮起,以優秀表現為震災中的日本帶來勇氣與希望。

《蒼之炎Ⅱ -飛翔編-》則自述2012年世界錦標賽至2016年世界錦標賽的花滑生涯,包括下定決心離開日本、遠赴加拿大訓練、索契冬季奧運會首次奪金,以及創下史上首度超過總分三百分的歷史紀錄。這一路上,羽生始終與傷病不斷搏鬥,但仍屢屢突破困境,達成更高的目標。

對於《蒼之炎》的出版,羽生結弦表示,「但願各位能透過這本書,感受到自己想要珍惜的事物,或者成為思考某項事物的契機。」為了回饋臺灣讀者,出版社此次特別在兩大通路博客來、誠品推出限定、限量的「珍藏書盒套裝版」,更多資訊請至台灣角川查詢:https://is.gd/YSKFiRhttps://is.gd/nqN4oW

《蒼之炎》、《蒼之炎Ⅱ -飛翔編-》於7月在臺灣推出中文版。(圖片來源:台灣角川提供)

【《蒼之炎》試閱】

Scene 1 與花式滑冰結緣

不僅在日本,在全世界同樣備受矚目的花式滑冰選手—羽生結弦,是在一九九九年與花式滑冰結緣。那一年春天,年僅四歲的他,成天跟在大四歲的姊姊身後。

「一開始是姊姊參加滑冰的短期課程。過不久,姊姊進了滑冰學校學習,我也跟著一起去。那就是我開始練滑冰的契機。小時候的回憶啊……我戴著頭盔滑冰,腦袋在冰上撞了好幾次!一直摔個不停,好痛啊。當時的教練非常嚴格,我每天都被趕出冰場呢。為什麼?好像是我只顧練自己的,沒有認真聽教練的話吧(笑)。

那時候,我雖然討厭練習,但是非常喜歡有很多觀眾來看的比賽。我自己的曲目也記得一清二楚。第一次編排的曲目,是我拜託教練的,『請幫我編一首《超人力霸王(Ultraman)》!』(笑)。我超喜歡啊,《超人力霸王蓋亞》!你知道超人力霸王和超人力霸王對戰過嗎?蓋亞的外型也不像以前的超人力霸王一樣以銀色為主。媽媽替我做了紅藍搭配、仿超人力霸王的服裝,胸前也縫了一塊紅布。那套服裝我還記得很清楚,可是《超人力霸王》的動作已經忘光了。

不過,接下來的曲目,我全都記得。第二首曲目是《康城賽馬(Camptown Race)》!因為我用這首曲目,第一次在比賽中拿到金牌。那年我六歲,參加千葉的新松戶冰場舉辦的大榮杯。我參加這場獲得冠軍的比賽時,正好缺了門牙。可是教練說:『要笑啊!』我只好擠出笑容。現在再看這段影片真的超好笑!用一張缺牙的臉,努力擠出笑容滑著;滑到曲目的最後,我還維持結束動作數著『一、二、三』。因為教練說:『結束動作一定要堅持三秒鐘。』

我在那個時候就很喜歡普魯申科(Evgeni Viktorovich Plushenko)。他不是常常在頒獎台上高舉獎杯向觀眾致意嗎?我一直很想做這個動作。所以一站上頒獎台,明明穿著很孩子氣的運動服,我照樣高高舉起贏得的獎杯給現場觀眾看。完全把自己當成普魯申科了。更好笑的是,我笑起來沒門牙!實在太逗了!」

—節錄自台灣角川《蒼之炎》

【《蒼之炎Ⅱ -飛翔編-》試閱】

Scene 3 課題浮現 ~二O一二年首奪日本錦標賽冠軍~

視為奠定根基的二O一二至一三賽季,羽生結弦大幅提升了曲目的難度。尤其是委託大衛.威爾森編舞的長曲《鐘樓怪人(Notre-Dame de Paris)》,正是放了兩種四周跳的高難度曲目。

除了兩種四周跳之外,還將八個跳躍中的五個 (其中三個是組合跳躍)安排在跳耀基礎分乘以一.一的曲目後半段,而且跳躍與旋轉的銜接也加入複雜細膩的步法與轉體。即使是體力好的花滑選手要從頭到尾滑完這首曲目也相當吃力,何況新曲目還更改了過往賽季常用的跳躍與旋轉順序,少了自己熟悉的動作。不僅如此,這也是一首追求 全新表現方式的曲目。

「這首曲目的音樂很棒,但是音樂劇的劇情頗錯綜複雜。不過,我倒是不在意。曲目的音樂比較雄渾,一開始有沉重感,後面就柔和得多。只不過,它的柔和跟我以前表演過的感覺不一樣,也帶有男子氣概。我還沒辦法掌握整首曲目,既要表現得柔和,又要沉穩有力,怎麼說呢?帶點男子氣概嗎?去年的《羅密歐與茱麗葉》感覺上不是比較年輕嗎?這首曲目比起來更加成熟。有強有弱、有柔和也有歡愉,真的很難表現。」

—節錄自台灣角川《蒼之炎Ⅱ -飛翔編-》

© 2012 Yuzuru Hanyu  © 2016 Yuzuru Hanyu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