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南方」中的冷戰視角 北美館邀民眾一同重返歷史

臺北市立美術館(以下簡稱北美館)典藏研究展「秘密南方:典藏作品中的冷戰視角及全球南方」,自7月25日至10月25日於北美館展出。由北美館館長林平作為總策展人,邀請客座策展人高森信男,以其長期視覺文化研究的視角重新觀看鮮少曝光的典藏作品。

以北美館為主軸,結合其他公立典藏機構的藝術收藏、歷史物證或藝術人類學檔案,回溯冷戰時期迄今的歷史,透過收藏系統書寫所映照出來的敘事,逐步交織、建構出臺灣與全球南方互動的結構。藉此討論臺灣與東南亞、拉丁美洲及非洲等地的關係,重新定義臺灣於國際政治、經濟及文化交流上的歷史藍圖。

林平指出,當時與高森信男的策展合作,是從臉書的通訊軟體開始。由於北美館是公立美術館,典藏的作品容易與當下的政治情境有所連結,有些作品因緣際會進到典藏庫,卻沒有機會展出。因此希望在《秘密南方》展覽中,能以隔代的角度去觀望庫房內的典藏品,認為隔代在世代關係中,可以幫助原世代脫離時代的傷痛。

北美館館長林平(右)作為總策展人,邀請客座策展人高森信男(左),以其長期視覺文化研究的視角重新觀看鮮少曝光的典藏作品。(攝影:張可君,立報傳媒。)

而林平與高森信男在通訊時第一個討論到的作品,是藝術家劉其偉的〈停泊在湄公河上的醫務船〉。劉其偉身為軍事工程師,在冷戰時期的越南經驗,並沒有直接描寫戰爭,而是透過作品讓人們開始思考,在面對混亂時,還是需要尋求一定的秩序,才能生存。

藝術家劉其偉的〈停泊在湄公河上的醫務船〉。(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身為客座策展人的高森信男提到,臺灣與全球南方,尤其是東南亞,其實自戰前戰後一直到當代,一直都保有密切的藝術交流。透過自2013年到現在的研究成果及最初希望將這些藝術交流脈絡化的理念,促成了此次展覽的推行。

《秘密南方》展出包括北美館典藏日治時期的戰爭畫:由石原紫山(Ishihara Shisan)於1943年所繪之〈達魯拉克的難民(比島作戰從軍紀念)〉,以及臺灣重要藝術家如郭雪湖、馬白水、劉其偉、席德進等人於冷戰時期爭前往東南亞的寫生作品等。

石原紫山於1943年以自身在南洋的參戰經驗所繪之〈達魯拉克的難民(比島作戰從軍紀念)〉。(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另一方面,《秘密南方》希望藉由當代藝術家的詮釋,為全球南方的藝術史敘事重新建構臺灣這塊版圖,例如:梅丁衍〈哀敦砥悌〉(1996、2020),藝術家梅丁衍為所有與我國建交、斷交的國家製作鍍金盤或錦旗,並隨著時事持續演繹新的作品內容,完整呈現臺灣的社會環境變化。

藝術家梅丁衍為所有與我國建交、斷交的國家製作鍍金盤或錦旗,並隨著時事持續演繹新的作品內容,完整呈現臺灣的社會環境變化。(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除了能代表冷戰期到當代,臺灣與全球南方關係的多件作品外,歷史文獻的規劃及展出也是《秘密南方》展覽的一大看點之一。藉由新加坡研究者許元豪(Koh Nguang How)、獨立策展人陳湘汶等人,各自以檔案計畫呈現臺灣與南方交流的織度,用一種介於藝術創作及文獻探討之間的形式建構討論的空間,讓觀展人更能了解臺灣與全球南方間的緊密關係。

歷史文獻的規劃及展出也是《秘密南方》展覽的一大看點之一,讓觀展人更能了解臺灣與全球南方間的緊密關係。(攝影:張可君,立報傳媒。)

《秘密南方》展覽最後以「在地南方」命題,企圖與當下的臺灣社會做緊密連結。透過馬來西亞的黃海昌(Wong Hoy Cheong)、蘇育賢及張恩滿等藝術家的作品,觀眾可一窺因文化交流、移民/移工等原因,建構出當代臺灣與東南亞的交流史,並藉此對照當代藝術空間及組織於近年來與南方國家的互動,意識到所身處的當代臺灣,如何一方面繼承了冷戰遺緒,卻又同時暗示著不一樣的未來。

「全球南方」或許是代表著臺灣與東南亞、拉丁美洲及非洲等地的關係,但卻藉著臺灣的視角出發,重新思考臺灣的定位,透過藝術家草根、本土的角度與國際做交流,碰撞出不同的火花。

《秘密南方》展覽中展出的作品之一。(攝影:張可君,立報傳媒。)

 

展覽中除了藝文活動外,也以年表的方式整理出二戰後迄今,政治經濟情勢下臺灣與「全球南方」的互動經驗。(攝影:張可君,立報傳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