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對愛的作法和詮釋都不同」 世新副校長:缺憾和際遇會影響走出來的路

4月30日下午1時,在世新大學管理學院國際會議廳舉行了電影《平靜冬日》的首映與映後座談,除邀請到《平靜冬日》的製片人謝麗君,世新大學副校長陳清河、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教授陳宜倩也一同出席映後座談。

世新大學副校長陳清河在《平靜冬日》映後座談和師生分享觀後心得。(立報傳媒黃健芳攝)

在映後座談中,陳清河與同學分享,在1990到1991年,也就是28年前,自己也是電影從業人員,擔任製片製作了一部電影,叫做《牡丹鳥》,劇情是一對母女同時愛上一個男人;《牡丹鳥》的故事主要在描寫的是愛,《平靜冬日》情境在述說的也是愛,每一個人的人生都有愛,不同種類的愛,有人愛得辛苦,有人愛得浪漫,還有人愛得零碎,《平靜冬日》劇情中有出現一本書名叫《我行我素》的書,就像在為《平靜冬日》中我行我素的愛下註解。

陳清河認為,《平靜冬日》在男女主角身分上的安排非常巧妙,每個人對愛的作法和詮釋都不同,每個人的缺憾和際遇都會影響走出來的路,男女主角因不同的身分、年齡、角度,所投射出來的情感也就截然不同。

陳清河表示,一個女老師會受到身分、社會的規範與限制,她很難自由地去追求自己所嚮往的愛,而一個年輕的男學生,則總是奮不顧身、我行我素;兩造之間,面臨衝突與框架,面對社會、學校、學生、家庭的壓力,這些都需要非常細緻、細膩的表演和鏡頭表現,才能夠描寫得出來。

陳清河表示,學電影的人看電影,和一般觀眾看電影,兩者對電影的觀察很不一樣,身為一個學電影的人,他很感動也很佩服《平靜冬日》的導演孟彠,他認為孟彠對電影的詮釋不流於表面,在細節和鏡頭語言上的掌握非常高明,一如片名,整部電影在場景的選擇、表情動作等肢體語言、色彩的設計、聲音的安排、乃至鏡頭的流轉,無不暗暗切合著「平靜冬日」這個描述。

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教授陳宜倩(右二)也就本身專業的角度與師生分享。(立報傳媒黃健芳攝)

在陳清河的分享之後,身兼映後座談主持人的陳宜倩也就本身的專業領域與同學分析,只要老師和學生之間沒有利益關係,兩者的交往不互相影響到權益,那嚴格上就不會去規範個人的私領域,她也打趣道,「如果劇中故事發生在台灣,那絕對是老師會面臨懲處,而不是學生被逐出校園。」

《平靜冬日》映後,全體與會貴賓、師生一同合影。(立報傳媒黃健芳攝)

《平靜冬日》於5月1日上映,為兩岸一流電影團隊聯手打造的劇情電影,獲得亞洲國際電影節最佳新人導演、最佳新人女演員獎項,製片人是知名造型師謝麗君,導演是曾在日本學習電影的兩位新銳導演夏子與孟彠,由女主角李婧和男主角王珞嘉領銜主演。

一段將近20年的婚姻,在這個平常如往的寒冬裡,卻開始暗流湧動。李婧飾的朱玫是位大學哲學老師,一直在婚姻中安靜淡然地與楊駿飾演的丈夫藏平生活著,直到遇到打破一切平靜的王珞嘉飾演的男主角遲小鎖,一見鍾情的兩人從此墜入情網不可自拔。突如其來的愛情對已婚的朱玫來說更是重壓,彼此折磨於精神和肉體之間。愛情像一顆火種,隨時可以燎原。婚姻卻似烈火之後的灰燼,暖暖的,或終將熄滅。

相關新聞:「願用1分鐘生命,換妳少1根白髮」女師男大生外遇 禁忌私戀求愛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