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美雲演技爆發!《光華之君》迷離生命的深情對話

國家兩廳院這幾年邀請唐美雲歌仔戲團演出的傳統戲曲,從《螢姬物語》、《夜未央》、到《月夜情愁》,不只場場爆滿,博得觀眾好評,後兩齣更奪得傳藝金曲獎最佳團體演出獎,只要是唐美雲歌仔戲團,就是品質保證。今年「兩廳院下半場」重量級節目:唐美雲歌仔戲團《光華之君》,即將於11月5日至8日於國家戲劇院登場,不只再度取材日本文化,更挑戰世界經典小說《源氏物語》,觀眾無不期待萬分。

唐美雲飾演紫夫人筆下風流倜儻的「光華君」。(兩廳院提供)

為演員量身設戲 唐美雲演技能量大爆發  

《光華之君》改編有「日本《紅樓夢》」之稱的文學經典《源氏物語》,這部著作凝聚著日本文化的精華,原著作者紫式部成書於日本平安時代,以優雅文筆創造一個絢麗非凡的文學世界,至今依然熠熠生輝,廣為流傳全世界。《源氏物語》之所以經典,在於紫式部以主角「光源氏」與其他各色女性的情感糾葛與一生起落,細膩展現世間有情眾生面臨的痛苦掙扎。

唐美雲歌仔戲團合作多次的劇作家陳健星,每次撰寫劇本時,都會為每個演員量身設戲,以他們最能發揮的演技特質,深化每個角色塑造。他寫完大受歡迎的《螢姬物語》後,一直思考新的可能性,尋找更複雜豐富的角色發揮,陳健星說:「《源氏物語》中的光源氏是一個非常經典,人生脈絡也非常完整的角色,而在《光華之君》中由唐美雲詮釋的光華君,則必須要在劇本所擷取的片段中,展現出角色四十多年人生所積累的性格與內在特質,非得像唐美雲這樣有天賦又有才能的演員,才有辦法演繹出這樣的深刻狀態,並呈現出全劇的主題精隨。」

唐美雲飾演紫夫人筆下風流倜儻的「光華君」。(兩廳院提供)

不只唐美雲在戲中可以展現優秀精準的表演能力與能量外,其它演員也有著獨特的演技揮灑,如這一次特別邀請參與的「京劇小天后」黃宇琳,陳健星特別把《源氏物語》作者拉進劇中,以藤夫人的角色登場,讓作者與她筆下創作的角色,展開一場迷離夢幻的生命對話,更可藉由藤夫人的現實人生,對照到書中虛構的如夢世界,讓全劇更推衍至生命哲理的探討層次。

「這次取的片段為光源氏邁入40歲步入中年的人生顧是,整齣戲分為書中的劇情與書外的現實生活,作者藤夫人在現實生活中的情感糾葛,會影響到書中光華君與其他角色的發展,雖然中文劇名為《光華之君》,但英文劇名為”Storyteller and her dream”,一個創作者與她的夢,可看見作者藤夫人與筆下人物光華君之間的關係,相當有意思。」編劇陳健星表示。

唐美雲歌仔戲團《光華之君》此次邀請「京劇小天后」黃宇琳參與演出,以藤夫人的角色登場,也是黃宇琳首度挑戰歌仔戲演出。(兩廳院提供)

經歷才能諒解  理解所以慈悲

故事從寂寞才女藤夫人以書寫故事排遣憂悶,她創造了一位姿容絕世的光華君。一生風流多情,流連於眾多女子之間不知饜足。步入中年後,他雖終日吟賞花月,安享榮華,殊不知生命裡難以承受的沉痛打擊將迎面而來。而藤夫人雖然一手掌握了書中人物的生死大權,但現實中與源將軍的感情糾葛,卻也讓她無可奈何;過去的因,眼前的果,人生似乎如夢一場。

劇作家陳健星說:「如同戲中描繪的藤夫人,寫作如同一場自我療癒的過程,不只創造角色,角色的轉變與沉澱,同樣會反饋到作者。身而為人的無奈與掙扎,讓她體會到因為經歷過才能諒解,因為理解所以慈悲。」從劇中光華君與幾位女性角色的互動之中,可以感受到濃烈的情感與命運的捉弄,不僅體現出人性的脆弱及人生的無奈,更隱含了一種輪迴的概念。

「京劇小天后」黃宇琳參與演出,飾演書外的作者紫夫人,藉由藤夫人的現實人生,對照到書中虛構的如夢世界。(兩廳院提供)

此節目原定於今年五月演出,但因新冠疫情影響,不得不把演出延後到十一月。對此變動,唐美雲除了感謝合作單位外,更感謝一路相挺的觀眾朋友,唐美雲說:「最要感謝的就是始終一路陪伴著我們的觀眾朋友,『沒有演員不成戲,失去觀眾戲不成』,觀眾的支持與鼓勵是劇團前進的最佳動力,掌聲與歡呼是演員賣力的最大感動。」觀眾的耐心等待是值得的,唐美雲歌仔戲團將以最堅強的演員陣容與製作團隊,推出新創年度大戲《光華之君》,期待以最好狀態與觀眾們見面,目前票券已全數售罄,唐美雲老師亦誠摯感謝各方支持的觀眾。

唐美雲歌仔戲團自創團23年來,始終以「承傳統、創新局」為宗旨,每每挖空心思,只為在傳統的深厚基礎上開創新的局面。兩廳院特別感謝長期贊助公益的跨國企業,大力支持「兩廳院下半場」,並持續共襄盛舉推動藝文能量與包含口述影像等共融服務,讓所有觀眾能以更便利、更舒適的方式欣賞到優質的國內外節目。

唐美雲飾演紫夫人筆下的「光華君」,一生風流多情,流連於眾多女子之間。(兩廳院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