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入阿美族寬闊哲思!金曲製作人蘇瓦那新輯以星體為名

善於取材真實生命故事注入創作的阿美族創作者蘇瓦那,與CMO樂團於2015年及2017年分別發行《自由的旅程》、《直美》兩張專輯,皆獲金曲獎之肯定,並持續發展自己的劇場與音樂作品,2018年發行的《那希》專輯便是來自音樂劇場作品《薩奇萊雅美斯》的原聲帶。

最新個人專輯《霍格的天體》命名靈感來自天文學家霍格所發現的獨特存在,由年輕的恆星圍成一圈,環繞著中央年長的球狀恆星群,彷彿星系中存在著另一個星系,發生的原因至今仍無人可解,如此混沌迷人的狀態,吸引了蘇瓦那:「具有幾千年歷史的臺灣原住民,是南島之初,存有著美麗又神秘的文化,而霍格天體的形體讓我想起了阿美族,那些核心的古老恆星彷彿留存著千年以來的故事,而圍繞的星群便是阿美族圍圈的文化,在族人們手牽著手圍成圈的同時,故事與文化便隨著歌與舞一代代的傳承下去。」

蘇瓦那擁有音樂製作人、詞曲創作歌手、樂團音樂總監、劇場創作者等多種身分。(翻攝自「Suana Emuy Cilangasay 蘇瓦那」粉絲專頁)

各方好友跨刀寫詞   八首歌曲分別獻給人權、土地與自由

《霍格的天體》邀請蘇瓦那的好友們,就身邊關注的議題替新專輯寫詞。蘇瓦那在〈更像個人〉首度挑戰粵語,長期關注人權議題的他,邀請香港好友李冠麟與奚伊妮分別創作詞曲,在香港劇烈變動的社會氛圍中,仍然要帶著意念和希望向未來走去,作詞人李冠麟表示:「多少血與淚水的悲痛場景,那些無意義的迫害與歧視,依舊擺佈著世人,即使在不同時空,歷史軌跡總是類似,無論是在抵抗機器的你,或是捍衛部落的我,都希望有血有肉、有尊嚴的活著,只要建立強大的意志,無論何時何地,我們都能活得更像個人。」

蘇瓦那《霍格的天體》以天文學家霍格所發現的球狀恆星群為靈感命名。(Masay藤音樂工作室提供)

Maadah ko doka’(譯:傷癒/Healing for damaged emotions)源起於蘇瓦那去加拿大台灣文化節演出時,他發現在演出開始前都會有一段來自主辦單位的宣示:「我們感謝今日能夠一起站在海岸薩利希語族(Coast Salish),包括史戈米殊族(Squamish)、馬斯琴族(Musqueam)、特斯利沃圖族(Tsleil-Waututh),他們祖先流傳下來、不可退讓的傳統土地上!」這段話打動了他,邀請台灣文化節的主事者吳權益寫下族群與土地不可分割的情感,以弦樂譜出溫暖的撫慰。

宛如陽光普照的 Sera(譯:土地/Land)由影視音全才的阿美族歌手、演員阿洛執筆,描繪原住民與土地共生的情感。Malataw(譯:馬拉道/Malataw)是阿美族信仰文化中戰神與獵神的象徵,也是天上的真神,在豐年祭時為祭祀的對象,滿載野性的戰鬥能量,宛如進入山林間的神秘獵場。

Awa ko tolas(譯:無限/Infinite)創作起源是來自於2020年初至新加坡欣賞當代鋼琴家魯多維科・艾奧迪(Ludovico Einaudi)的音樂會“ Seven Days Walking” ,隨著魯多維科簡潔綿長的樂曲,彷彿與他走過每一個當下他所看見的自然風景,「在魯多維科的音樂裡,我看見的是大自然的豐富與無限。」蘇瓦那說。這首具有古典底蘊卻又有著爆炸聽覺的歌曲,包覆著萬物的生滅瞬間,在大自然面前,人類渺小的宛如一粒沙。

專輯內唯一以閩南語演唱的〈埋〉,歌詞來自金曲歌后江惠儀之手,寂寥幽暗的自我對話,揭示了人在社會框架下的困境。‘Adingo(譯:影子/Shadow)為作家蘇量義填詞,像是一道暗夜的暖光,映照出在愛裡面,人們享受著親密,但也有著相對的不自由。

蘇瓦那在新專輯《霍格的天體》邀請各方好友跨刀創作,也挑戰粵語、台語演唱。(翻攝自「Suana Emuy Cilangasay 蘇瓦那」粉絲專頁)

與自然共處的方式  創造純粹真實的生命力

Toparop(譯:混沌/Chaos)則是整張專輯的總結,以不斷向地心扎根的聲音力道與阿美語吟唱,讓故事與音樂循環在天地之間,沈澱出人要用何種角度活著,又如何與萬物大地共存的思考。蘇瓦那:「大地會吸附你所有的的情緒,當我們能拋下生活中的盲目追求,把自己全心放到自然裡,享受每一個來自於大自然的美麗片刻,你的靈魂得以自由,而原有的情緒被土地吸收後,將成為一股新的生命力量,繼續循環於天地之間。」

同時身為CMO樂團一員的他,在製作樂團專輯與他個人專輯時,音樂的呈現方式相當不同,樂團專輯必須要思考每個團員的性格與團隊組成所綻放出來的色彩,而個人專輯則是忠實呈現自己的音樂性格:「我對於純粹的生命力、簡單大氣、趨近於真實的音樂是更為著迷的,沒有過多修飾、只有情感的忘我呈現,即使可能帶些了不完美,對我而言那才是我內心最美好的音樂。」

阿美族音樂人蘇瓦那發行最新個人專輯《霍格的天體》。(Masay藤音樂工作室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