彰化南郭官舍群登錄聚落之重要性

一、南郭官舍群文化資產保存歷程

南郭官舍群位在彰化市公園路一段,日治時代為「南郭庄」,包括了彰化郡守官舍(南郭宿舍5號、5-1號)、高等官官舍、判任官官舍,官舍位階齊全,具有重要性。今年(2019)年一月,公園路一段9號、10號遭受祝融火毀,提出移構保存卻定為不列冊追蹤。後來由民眾提出「南郭官舍群全區聚落保存」,在7月15日南郭官舍群全區聚落現勘,7月19日針對南郭官舍全全區聚落舉辦公聽會。在公聽會當中,文化局委託調查建築師卻認為南郭官舍與其他地區的日式宿舍形式雷同,引起在場關心文化資產人士譁然。9月3日,南郭宿舍群將進行文化資產審議。本篇就南郭官舍群的重要性、特殊性,以及為何登錄成為聚落,這兩點而進行論述及表述。

二、南郭官舍群文化資產之重要性

1920年,台灣地方制度大整編,制定州、市、街庄制度,為五州二廳:台北、新竹、台中、台南、高雄五州,台東及花蓮港則設置廳。今彰化縣在當時隸屬於台中州,分為彰化郡、員林郡、北斗郡。戰後則續作為公有宿舍之用,迄今仍保留了相當多的日式建築特色,國民政府來台以後,本地分配給高階主管使用,反映戰後時期到現代完整的公職人員生活紋理,極具時代與歷史意義。目前當地南郭國小老師帶領資優班學生長期在此耕耘,以「南郭官舍」為人所知(以下以提報名稱「南郭官舍」稱呼)。在位置為彰化市公園路一段一帶,位在八卦山的山腳下,鄰近有縣定古蹟「武德殿」「節孝祠」,以及「彰中校長宿舍」、「彰中日式宿舍群」,與此處聚落建築群形成帶狀的文化教育園區。並且宿舍庭園內皆有老樹,草木扶疏、生態豐富,與整區建築群形成一生態系,具備自然景觀與人文歷史交融的絕佳環境,富含教育與文化價值。

台中州現在有台中州廳以及台中市役所的古蹟,但是台中州長的宿舍以及台中市長的宿舍,除了第十五屆台中市長藤田正義住所以外(現在已經開放為孫立人將軍故居),並沒有現存。而彰化郡的郡役所官舍群(也就是「南郭官舍」),留存有郡守官舍(高等官官舍)、判任官甲、乙、丙種官舍的形式皆可在此看到。國民政府來到臺灣後,則作為高階主管宿舍使用,根據口訪住戶,大約在民國46-48年間陸續進駐到此區宿舍群。宿舍群經歷了二次世界大戰的空襲,在其四周的紅磚牆留下大片的彈孔痕跡,也挺過了幾次的天災,例如八七水災、莫拉克颱風等,至今仍維持大部分日治時期木造建的原始樣貌。

環境豐富的南郭官舍群。(吳昱瑩攝影提供)

南郭官舍群的重要性:

1.留存完整的現場史料及圖面史料。南郭官舍共有已經登錄為縣定古蹟的5 號、5-1號(高等官第三種官舍)、7號及8號(判任官丙種雙併宿舍)等,而從年初的火災遺構判斷,9號及10號為判任官乙種雙併宿舍。由於統治初期台灣治安不佳,衛生不良,在統治初期的1896年,台灣總督府民政部依據官階等級分為第一種敕任官舍、第二種奏任官舍、第三種判任官舍,而在1906年制定《判任官以下官舍設計標準》,使用日本的書院造武家式住宅為台灣官舍的基礎標準。而由於台灣的氣候與日本不同,因此制定《台灣家屋建築規則》,規定台灣的地板高度至少要60公分,比日本本地的30公分還要高。另外,配合台灣的氣候,規定窗戶的開口要加大、要加通氣孔、通氣窗等,注重防暑以及通風。在1922年台灣總督府頒佈《台灣總督府官舍建築標準》,配合地方制度的整編,確立以官等職位配給宿舍,配合建築坪數以及建築形式來制定官舍的位階以及居住人的身分,南郭官舍群屬於這個年代的宿舍。而難能可貴的是,在《總督府公文類纂》當中,南郭官舍的各種官舍的平面圖還有保留。由於南郭官舍經歷過戰後居民的居住改變,因此,比較現在的南郭官舍群平面,可以和《總督府公文類纂》的原始平面圖比較,如此可以理解一個地區的發展過程,也可以比較總督府頒發的圖面與現在的圖面之間的相異之處,研究戰前到戰後居民的空間使用的變遷過程。

2.可以建立以前的人的生活故事,並與當代記憶連結。例如有彈孔的牆、架高的地板等等,都是以前的人的生活故事。這些生活故事由於失去歷史教育,因此當地記憶斷裂。保存這些歷史場域,可以反映將過去與現代連接起來。宿舍群經歷了二次世界大戰的空襲,在其四周的紅磚牆留下大片的彈孔痕跡,也挺過了幾次的天災,例如八七水災、莫拉克颱風等,至今仍維持大部分日治時期木造建的原始樣貌。這些資料配合進一步實地的測繪、以及公文類纂中的原始圖面的比對,可以做出日治到戰後的日式住宅生活變遷史的研究。由於資料相當完整,因此對於建構這一地區的生活脈絡及紋理歷程,會非常具有意義。

今年三月,曾任彰化郡守的拔井光三,其女兒岡敬子及其丈夫岡武史(為知名的日裔科學家),只靠著日治時代的地址,幾經聯繫後,得知彰化郡守官舍仍然保留下來,特地從台北南下彰化參訪。岡敬子雖然在彰化的時間只有短短的兩年,但是看到幼時居住的環境仍然存在,感到非常的感動,也一直直嘆:「這是一個最美好的時代!」,也為南郭國小利用這個場域進行許多教學活動感到贊賞。因此,一個歷史場域的保存,不僅可以給人思古之幽情,也能將過去與現在之間的活動可以連結起來,做為過去與現在之間的橋樑。

3.可以理解到南郭官舍指定在此建造的過程,以及整個都市街區發展的紋理脈絡。當時1920年代,第一代的彰化郡守官舍已經建築20多年,受到嚴重的蟻害,必須進行大修繕。由於第一代彰化郡守官舍位於彰化街中央,非常吵雜,但是利於商業使用,官方希望可以與民間進行換地移築,而選擇到南郭庄的現地。而此現地距離彰化市役所及彰化縣役所之間具有方便性。此地在八卦山的山腰,可以反映當時日本人將八卦山視為是日本人居住區,在古蹟保存的時候,配合八卦山其他的古蹟,可以整體思考其都市區位。

環境豐富的南郭官舍群。(吳昱瑩攝影提供)

三、為何是登錄聚落?登錄聚落的重要性

在這裡,我要提一個常常被人忽略的問題:「為何是登錄聚落?而非是單棟單棟建築的登錄?」

聚落保存的觀念,在《文化資產保存法》於2005年從古蹟項目獨立,定義為:「指建築式樣、風格特殊或與景觀協調,而具有歷史、藝術或科學價值之建造物群或街區。」而在2006年第二次修正的《文化資產保存法施行細則》將其定義修正為:「具有歷史風貌或地域特色之建造物及附屬設施群,包括原住民部落、荷西時期街區、漢人街庄、清末洋人居留地、日治時期移民村、近代宿舍及眷村等。」。本案南郭宿舍群正是屬於聚落當中的「近代宿舍」。

在聚落保存的觀念當中提到,要使「建築式樣、風格特殊或與景觀協調」,而其觀念與日本「傳統的建造物の保存制度(傳建制度)」[1]有關。日本的「傳建制度」將建築體視為是聚落及城鎮的建築群,視為整體一體的環境,將之定義為「傳統的建造物地區」,不僅保護建築體的本身,更將保護的對象延伸到周遭環境的「面」的取向,除了建築物的歷史性及藝術性,更重視長年累積而成的周遭歷史風貌的一致性。在「傳建地區」登錄範圍當中,有重要文化財或地方有形文化財,在修理、復原時受到主管機關嚴格的規制;而周遭環境,則以「修景」的方式,配合整體聚落的型態、樣貌,而實行整體性的保存。國人所熟悉的「京都產寧坂傳統的建造物地區」,包括了清水寺、產寧坂、二年坂等京都最著名的觀光地區,世界著名的咖啡店家等陸續進駐,在進駐之時,使用了周遭的棕色系建物以及日本風的設計,而非是連鎖咖啡店本身的樣貌,即是一種配合周遭環境的「修景」案例。

南郭國小在南郭官舍群的活動。(吳昱瑩攝影提供)

將南郭宿舍視為一個整體的聚落,意味著在保存的時候,視為是一個「近代的日式官舍群」。南郭宿舍是現在台灣少數留存的經過規劃的官舍,不僅如此,規劃過程的公文檔,以及住宅建築的平面規劃的公文,都有留下來。南郭官舍群之全區包含有高等官,以及判任官甲種、乙種、丙種宿舍,總督府的規劃以及實踐,在這一整區都可以看到。而住宅房屋的留存,帶來了整區思古之幽情的場域。從官舍的選址過程,以及官舍設計的配置理念,能具體代表當時都市改正計畫之概念脈絡。所以,要將保存視為是整區的「聚落」,代表了日本人當時的觀念,也能反映戰後在此生活的人,的生活場域及歷史整體記憶。

[1] 「傳統的建造物保存制度(傳建制度)」並不是中文的「傳統的」之意,日語中的「的」接近於中文裡的「性質」「樣貌」的意思,翻譯為「傳統性」較為接近原意。

※作者為《圖解台灣日式住宅建築》作者,逢甲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喜歡旅行,喜歡寫字,喜歡拍照。曾住在京都超過十年,喜歡觀察老建築、住宅、住居文化,粉絲專頁:京築居いくえ先生日本語教室
※本文為個人觀點,不代表《立報傳媒》立場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