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影展作品介紹》撥開愁雲慘霧的 Sama

本文作者:鄭宥嘉
圖片提供:金馬影展
介紹作品片名:《親愛的莎瑪 For Sama》
影片詳細資料介紹(金馬影展官網專頁):
http://www.goldenhorse.org.tw/film/programme/films/detail/2239
〈親愛的莎瑪 For Sama〉是一封瓦黛留給莎瑪的家書。
〈親愛的莎瑪 For Sama〉是一封主角瓦黛留給女兒莎瑪的家書。(圖片提供:金馬影展)

莎瑪(Sama),在阿拉伯語中是“天空”的意思。

身為記者的瓦黛(Waad al-Kateab),期盼著自己將在武裝抗爭的過程中出生的女兒,為敘利亞的阿勒坡(Aleppo)帶來一片沒有戰機、砲彈還有毒氣的和平天空,所以將她取名為“莎瑪”。因為對於阿勒坡的反阿薩德組織來說,可以仰望蔚藍的生活,是一種奢求。

紀錄片的開場,邊躲避空襲邊手持拍攝的鏡頭,劇烈搖晃地像是臨時醫院裡的人心惶惶,但最鮮明的映像,是來自於瓦黛的丈夫—醫生漢札(Hamza)安撫年幼莎瑪的微笑。無法想像在每天都需要面對生命危險的狀況下,漢札心智要多麽強壯,才可以維持溫柔而堅定的態度,來成為反政府軍最厚實的後盾。直到那時,瓦黛的攝影機終於穩定了下來。

瓦黛用她的攝影機拼貼出一幕幕慟人心扉的畫面
瓦黛用她的攝影機拼貼出一幕幕慟人心扉的畫面 (圖片提供:金馬影展)

伴隨著戰火出生的莎瑪,無法享受台灣小孩們擁有的童年。在漢札的臨時醫院裡,被救活的孩子們每一個都是難得的奇蹟,那些被藍色裹屍布包著的遺體,才是醫護人員們每天經歷的日常。但瓦黛與漢札沒有放棄,在許多同伴都分別離開阿勒坡之後,他們仍堅持地留守,凝聚一家三人屹立不搖的意志,嚮往著撥開愁雲慘霧的美好日子。

他們仍堅持地留守,凝聚一家三人屹立不搖的意志,嚮往著撥開愁雲慘霧的美好日子
瓦黛一家仍堅持地留守,凝聚一家三人屹立不搖的意志,嚮往著撥開愁雲慘霧的美好日子 (圖片提供:金馬影展)

〈親愛的莎瑪 For Sama〉是一封瓦黛留給莎瑪的家書。瓦黛期待著莎瑪能夠理解父親與母親致力奮鬥的願景,還有讓她能夠明白,為什麼把自己留在阿勒坡,而不是送往土耳其和外公、外婆同住。也希望透過這部紀錄片告訴莎瑪,無論狀況如何艱困,依然會存有一絲一毫創造希望的空間。

瓦黛用她的攝影機拼貼出一幕幕慟人心扉的畫面,一顆顆爆炸性的鏡頭,只要放上新聞台,都是可以被當作頭條處理的重量,但在剪輯上,瓦黛謹慎小心地節制編排,深怕太過賣弄悲情造成的反效果。於是影片呈現出了阿勒坡人的幽默,看著他們躲在還有餘溫的飛彈殼旁,感謝阿薩德空降了暖氣給他們取暖;學童們分別拿著五顏六色地油漆,美化燒得面目全非的公車,訴說以後要搭著這台“校車”去上學的夢想。

為了爭取民主、自由,阿勒坡人團結地一致對外,反抗來自於生活、體制、國際的種種壓力,對內他們則不分階級、不分性別地相互扶持,縱使在最後關頭,因為犧牲了太多而逼不得已放棄據點,流亡的過程裡,他們仍舊深深惦記著彼此。患難中自然流洩的情感,從剪輯好的片段裡汨汨流出,結尾中再放入前半部錄製的阿勒坡美好回憶,讓整部紀錄片的呈現出實在的誠懇與真摯。最重要的是,本片使得從未知曉過阿勒坡人民遭遇的世界,能夠為他們的苦難遭遇同理,並且給予生活在自由氛圍之中的百姓們,更加珍惜自由的難得可貴。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