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專欄】母親節一探日式住宅建築中的女性空間

今天是母親節,既然今天是母親節(編按,2020年5月10日),那就來寫一篇日式住宅建築中的女性空間,來祝福我媽媽還有全天下為人母的人,辛苦了!

傳統住宅裡的女性空間

由於日本傳統是一個極權的父權社會,所以日本住宅空間以男性為主。在平安時代的貴族住居寢殿造,男性的活動空間主要在中軸線的「寢殿」上,女性則在側翼的「對屋」,當時的地板已經架高,但是還沒有榻榻米出現。平安時代名著《源氏物語》或《枕草子》常常描寫一個情境,穿著十二單的女子在室內下棋,男人從庭院隔著簾子偷偷看著心儀的女子,稱為「垣間見る」。講到簾子,進入五月後,台灣突然變得很熱,京都的七月,因為位於盆地,所以非常的熱,他們會把襖、障子換成簾障子,也就是用竹簾子做成的障子,看起來比較涼爽。

在京都御所仍然可以見到以簾子做為隔間的樣子。(吳昱瑩攝影提供)

室町、戰國時代以後,武士地位高漲,一般庶民以及女性的地位低落。而開始發展的書院造座敷文化,就沒有女子的容身之地,如果有,大概就是主人開宴席時陪侍吧!這樣的情形來到明治時代,由於四民平等,加上受到西方女權運動的影響,大致到了大正時代,女權比起之前更加上揚。雖然在傳統觀念中,座敷仍然屬於男主人,而女眷通常還是都要穿和服,才認為符合美德,但是在某些小坪數而家庭關係比較平等的家裡,開始有其他家人使用座敷。

簾子戶的樣式。(吳昱瑩攝影提供)

女性與台所

台所,即炊事場,「台所」現代日文有使用,相當於中文的「廚房」。以前用火以及用水不易,因此用火及用水空間要規劃在一致,才符合經濟效益,也就是當時人講的「能率」。

台所的旁邊通常有一個後門,稱為「勝手口」。雖然明治時代取消身分差別,但是藩閥觀念依舊,因此舊世族的太太即使家裡很窮,也是不進台所,要請「女中(女傭)」的,女中與寄宿在家裡的書生與家裡的成員身分不同,因此不可走玄關,要走「勝手口」。甚至有些大戶人家有分「主玄關」與「內玄關」,女人與小孩走內玄關。

台所的樣式,門為勝手口。(吳昱瑩攝影提供)

在京都的町家,因為町家的進深很長(鰻の寝床),通常表門做生意,而第二進一側是「通り庭」,另外一側是接待用空間,第三進以後是寢室空間,而「通り庭」常常做為台所用。但是在豐臣秀吉以及江戶的都市規劃以前,其實町家後面沒有接通,一些的廢棄物必須要從表門運出,非常尷尬。以前除了有錢的商號以外,「町家」就是「長屋」,住在裡面有很多不便。

女性空間與家庭空間的發展

如前述,美國的民主運動給世界上帶來很大的影響,也為日本社會帶來衝擊,因此本來是「全家一室」的概念,而隱私權開始萌芽。日本住宅空間中的「中廊下型」「雙邊走廊型」「廣間型」等等的空間配置上的分類,就是當時住宅的建築室設計師在考量動線、設備、隱私權等觀念後,所呈現出來的type。因此,當時觀念比較先進的人家,會給小孩獨立的空間(而且是上下舖),而除了座敷以外,也會有家族團聚的「茶之間」。茶之間有和式、也有洋式,當時對於日本人適合和式或洋式,每個人意見不同,也使得在日本現代住宅當中,留下了和、洋折衷樣式的歷史文化痕跡。

※吳昱瑩,《圖解臺灣日式住宅建築》作者,逢甲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喜歡旅行,喜歡寫字,喜歡拍照。曾住在京都超過十年,喜歡觀察老建築、住宅、住居文化,粉絲專頁:京築居いくえ先生日本語教室
※本文為個人觀點,不代表《立報傳媒》立場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