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操控著我的手—陸生健保問題

我發現喔,所有同時知道「我腳受傷」和「我是陸生」這兩件事的台灣人,都會關心我一個問題:健保⋯今天上了一台計程車,司機大哥下車扶我。聽出我的口音以後,他說:你醫療費怎麼辦?

我掛急診、照x光、打單腿半包式石膏、開三包藥,以上共花了2435台幣。大家聽了以後都說:也太貴了吧!「啊你們是不是沒有健保⋯?」我說我們有商業保險!大哥問:「商業保險?」我說就是一般的保險,營利性質的,這是學校要求的。

我掛急診、照x光、打單腿半包式石膏、開三包藥,以上共花了2435台幣。(作者提供)

#陸生商業保險

一個學期的費用是3000塊。我是超級摳門的人,曾經直接跟學校問說能不能不買,因為我身體超好,兩年了都沒有生病或受傷,每學期都白繳我真肉痛!

陸生中心耐心回覆說不行喔,這是有強制規定的,陸生就讀前一定要有一份台灣本土保險作前提保障,這是來台入學的門檻,是註冊學位時必備的項目。

後來了解到,我們可以自行換其他品牌的保險,但一定要「有」就是了。

其他家價格大同小異,世新陸生默認的3000的這家,就已經是權衡之下較可取的了,我們也沒空額外去了解保險行業,畢竟來讀書的嘛!所以大多跟著組織買,不再另外琢磨。

我說之前都沒用過這份保險,覺得虧大了,現在終於可以用上了,好開心喔!司機大哥說要昏倒了!這個最好就一輩子都不要用好嗎!

#沒有健保你怎麼想

大哥說你不覺得⋯我說不會欸,就算有健保喔,我看我金剛護體也大概率不會用上,感冒發燒我都自癒,藥都不多吃,更別提打針。平時最不愛最不常去的就是醫院。

既然大哥不拿我當外人,我就直接跟他說:我覺得陸生跟台灣人不一樣這正常啊,就好像如果一個北方人來我家廣東,說要擁有跟我一樣的權利,我會覺得憑啥,我大廣東的資源不給廣東人自己我給你?請問你誰啊。沒道理嘛!

#問題不一樣啦

他說:「啊現在不是陸生跟台灣人該不一樣的問題欸,是其他境外學生、香港啊、馬來西亞來的學生都有健保啊,就你們從大陸來的沒有,很奇怪啊!這不是偏見、歧視嗎?」

「而且我們還同根同源⋯」

這句大哥說得很小聲,

但我聽到了嘿嘿。

等一下⋯啥⋯?原來其他外地學生有健保嗎,我印象中健保就是台灣人才有的,當真才知道。看到沒,我是一個不在乎個人權益的人,活得也太沒尊嚴了,說完自己笑。但也因為這份沒尊嚴,而「難得糊塗」活得自在啊。

原來其他外地學生有健保嗎,我印象中健保就是台灣人才有的,當真才知道。看到沒,我是一個不在乎個人權益的人,活得也太沒尊嚴了,說完自己笑。(作者提供)

#為此努力的陸生

我大一有個很棒的陸生室友,她是堅強倔強的女孩。她於16年入學開始,就不斷鼓勵身邊的陸生和她一起站出來為自身權益發聲。

我當時的課外生活是逛夜市拜公廟走街串巷,根本沒時間和她做同樣的事。我很不理解,她法律系學業都忙得要死了,黑眼圈一層又一層,還每天在那邊做吃力不討好的事是何苦,再說幾年後我們就畢業了,可能這輩子都不會再回來。

她說:「你要知道,我們這屆陸生在台灣的很多權益,以前也是沒有的,都是前人努力的結果。而我現在做這些事,是無法立刻生效而看起來可笑至極,但我不介意,因為我不是為了自己,我是希望未來勇敢選擇台灣、踏上台灣土地的陸生們,能在這裡過得好,能安,能愛上這裡。」

#要走國際路線的台灣

是啊。研修生來一年,本科制陸生要待四年,更別說碩博士班這種畢業遙遙無期的(誤)。一個決定便是一兩年三四年,如果陸生在台灣過得不好,那誰還願意來?哪位家長捨得讓孩子山長水遠去受罪?

陸生雖然沒啥了不起,但任何一個海外學子的流失對有國際格局和立志走國際路線的台灣都不見得好啊!

她問我:最近幾年來台的四年制陸生已經少了你沒感覺嗎?她神色堅定。

我一想是真的,今年我根本是連直屬都沒有了。

#愛台灣是什麼意思

當下才發現,作為陸生之一,我超自私。我以「反正畢業就卷鋪蓋滾蛋」為由,把讓台灣更美更好這件事屏蔽在視線之外,只顧自己爽。我將自己與台灣的邁步向前撇清關係——都這樣了,我還敢堂而皇之自己愛台灣,可真樂色。

突然覺得那些站出來爭取權益的陸生不是「沒事找事」,是大家都不容易啊,他們不遺餘力地做「無用功」,原來不僅是陸生要為自己這麼簡單,分明也是陸生們有愛台灣的一顆真實跳動的心啊。

#陸生權益小組

我大一的時候被朋友引薦參加一個叫「陸生權益小組」的秘密小團體。這個單位很特別,蜿蜒在一棟大樓裡,那層辦公室擺放著各種奇形怪狀顏色的旗幟,「民主」、「自由」、「平等」⋯而陸生的旗幟,是長方形黃色的,我當時最喜歡黃色了。

更奇怪的是,明明是「陸生」權益小組,卻由台灣學生扛把子,當天到場有八個人,三個陸生,其餘台生。組織者在白板上羅列最近陸生權益報導的新聞、近期計畫、每人分工、記者排期表、真的很認真欸!嚇得我便當剛爬兩口就馬上收起來。

#有大同理想的台灣學生

那些台生們,雖然高矮胖瘦各不相同,但真的都邏輯清晰讓人欽佩,他們胸懷大志、滿腔激情。他們比我還關心「陸生權益」,我真真覺得進大觀園一般稀奇!大概是王熙鳳見黛玉,「天下竟有如此標誌的人物,我今兒算是見了!」有阿諛,更有真性情之流露。

我要走了,一直在角落的眼鏡男用沈穩到極點的語氣問我下次還來嗎?我支支吾吾。他說:「你不覺得不公平嗎?」

⋯嗯!???這個語速我太熟悉,南部人。啊你說什麼?公平???⋯不⋯不公平嗎?

啊,原來大家覺得有點不公平啊⋯我從未想過!我只是覺得我在台灣很開心啊,這還不夠嗎⋯不公平不影響吧,有影響嗎?算了你走吧,實在帶不動。

原來陸生來台,還需要考慮公不公平的事。陸生權益小組我沒再去了,不好玩,工作量巨大,還沒錢拿。

#再次聽到公平這個詞

今天,去台北車站的路上,我們經過市政府大樓,紅綠燈前停車,司機大哥跟我說:「我是覺得不公平啦!我會生氣,明明其他地方來的學生都有啊,就因為你們是對面的,是大陸的,就沒有,這不對嘛!我覺得政府很糟糕,很不友善。」這一次紅燈尤其久,久到讓人心疼,讓人委屈,讓人無辜悸動。

其實,有台灣人的這番話我就夠了。我知道,司機大哥這話的意思是,民眾和政府不可等同,甚至有時會是完全對立:台灣政府暫時給不了我們的,不代表台灣人不想給。

一位台灣朋友告訴我,他關心陸生權益,也為此努力。他雖然學業還未了,但他向我流露:他未來要走政治這條路,他要當政治人物。

#問題複雜先碰杯吧

我想陸生健保一定不是用「公平」與否二字就可以概括的。它和一整個「兩岸」問題一樣,龐大而複雜,細枝末節廊腰縵回,盤盤焉,囷囷焉,無法用世俗判斷一概而論。所以我不去想了,我像孔子「子不語怪力亂神」一般避而不談,索性佛系拈花微笑。我只是告訴自己,我願意相信台灣政府,正如我相信每一個台灣人一樣。我相信台灣政府不會虧待陸生,更不會故意傷害我們。

我願意感染身邊的大陸學生:我們要相信台灣,正如我們相信自己來台就讀這個「不可重來」的人生選擇一樣。比起告訴正準備高考有意向来台的學弟妹「陸生在台有何權益保障」,我更善於讓他們看到我們在这層保障以外所「意外收穫的一切」。用可愛可親的切身經歷吸引陸生來台,是我廖小花想做的,並且有能力做的。

比起告訴正準備高考有意向来台的學弟妹「陸生在台有何權益保障」,我更善於讓他們看到我們在这層保障以外所「意外收穫的一切」。(作者提供)

#台灣人如何控制我的手

一位陌生阿姨看到我自己搭捷運,和我同一站下車的她主動問我要去哪裡,最後和兩個女兒一起把我推到了1.5km開外的家樓下。她留下了聯繫方式,說有問題請直接找她。第二天早上她給我送來蔥抓餅和冬瓜茶。

她很興奮地說海珊你知道嗎!我姪女認識你!原來她姪女是我大一一同做報告的同學,這也太巧了吧!接下來,她在我無法單獨站立的兩週時間裡,堅持每日給我送早餐、午餐、安排各種親戚朋友用不同的交通工具在不同的時間段接送我上下學,給我清洗鞋套、買水果、帶行血寧痛膏。上週末,還在八點載我去看學校啦啦隊比賽!

這簡直是「神蹟」。

這種事,我這兩週遇見真的不要太多⋯所以即使我摔斷腿,也完全沒空去控訴陸生在台灣不公待遇,台灣人壓根兒不給我這個空閒好嗎?台灣人用溫暖操控了我的雙手和我的心!

要寫陸生沒健保好慘?陸生說他寫不出來!沒時間!那人情味潮湧般碾壓過來,我們用來歌頌台灣人在自己受傷期間給予的善意和幫助都來不及⋯

#權利意識

在臺灣做證券保險業的朋友得知此事後立刻撥打電話到世新大學的陸生資訊處,幫我詢問相關事宜,他了解到我們入學的時候和臺灣學生一樣辦理了290元的學生平安保險,可以在自己發生意外的時候主動向學校提交申請獲得一定補助,他说這是我可以爭取的,要自己去實行。

另一位台灣阿姨告訴我,台灣商業保險有很多還蠻好的,你買的這份3000塊算很貴了,應該有很多豐富的賠款項目,例如你腿腳受傷影響出行、工作、學習,那台灣保險很人道喔,不只賠你醫藥費,還會補助你交通車馬費、耽誤的工時費用等。

這些你都要去了解清楚,這是你「應得的」,既然如此,就要為自己爭取啊。台灣人就會主動爭取自己的權益,你也應該這樣做。我說好的阿姨!謝謝你給我啟發,這一點我確實要跟臺灣人多學。

#寫累了

台獨朋友告訴我:中國來的學生應該和外國學生一樣享受權利,如果你們承認自己是外籍生,我們喜聞樂見,立刻給你健保。我笑:那我可能先被剔除中國國籍,然後臺灣人也不要我,然後我就流落街頭。

政府之間的事情,卻要讓學子承擔,學子很無辜啊。但是學子想說的是:來臺灣之前我們就知道這種情況的存在,學子依然毅然前往臺灣,就是因為健保絕對不夠資格成為阻止自己來臺的高牆!臺灣有更多值得我們看到的好處,我們不要因為健保這硬邦邦的業障,一葉障目,擋住了世外桃源般的臺灣。我們不會因為沒有健保,就不愛臺灣,反而我們要更愛它。臺灣政府沒有給我們健保沒關係,臺灣人給我們的,更多更多…

我們不會因為沒有健保,就不愛臺灣,反而我們要更愛它。臺灣政府沒有給我們健保沒關係,臺灣人給我們的,更多更多…(作者提供)

不想聊保險了,更不想要談政治。我決定晚點來告訴大家,我在輪椅上和拐杖下的這小半個月,究竟還經歷了多少神蹟⋯若真的有神靈,我不禁要相信:臺灣是他偏愛的孩子。

※作者為世新大學大二學生
※本文為個人觀點,不代表《立報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