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壟斷最終讓消費者受惠」台灣高通案被糾正 市場壟斷是原罪嗎?

我國公平交易委員會於2017年,以美國高通公司(Qualcomm Incorporated)於行動通訊之基頻晶片市場的專利授權限制,有阻礙其他業者參與公平競爭的壟斷行為。因此對高通公司處以台幣234億元罰鍰。美國高通公司不服,提起行政訴訟。雙方於2018年8月10日達成和解,罰鍰台幣234億元降為台幣27億元,但未來5年美國高通公司要投資台灣7億美元,並對台灣廠商採最惠授權條件。詎料,今年5月21日監察院對此事提出糾正案,各方側目。

本案奇詭之處在於:制度上專利權就是允許專利權人在一段時間內,可以合法壟斷市場。結果專利權人美國高通公司收取專利授權金,卻在歐亞等國觸發反壟斷訴訟。我國也跟進裁罰,美國官方竟對此事保持沈默。想想看,美國當年是如何對我國施壓,才有聯邦快遞公司(FedEx)在桃園機場擁有快遞包裹即時通關專用碼頭的現況。就知公平會裁罰美國高通公司事,曾事前知會美方,可見本案,必有別情。

美國當年是如何對我國施壓,才有聯邦快遞公司(FedEx)在桃園機場擁有快遞包裹即時通關專用碼頭的現況。(取自pixabay)

羅斯福上台 要求大企業解散

首先要問的是:市場壟斷是原罪嗎?市場壟斷現象是否對消費者不利?其實反壟斷這件事,是1901年美國總統麥金來總統遭槍擊身亡,副總統羅斯福扶正後,跟著「民淬」搞出來的「事業」。當時美國民間在工業革命之後,普遍存在著一種恐懼,那就是跨國大企業把持市場,勞工前途茫茫。所以羅斯福總統一上台,就對美國鋼鐵、鐵路、石油、食品大王開刀,由美國司法部訴請法院分別判決解散。羅斯福也在一片叫好聲中,順利連任總統。反壟斷自此成為美國商業法制一大特色,也在1992年蘇聯崩潰後,迅速成為世界商業秩序重要原則。台灣在1991年頒布公平交易法,設公平交易委員會。

但事實證明,壟斷是市場機制的自然現象與過程。壟斷只會因量產而降低成本,最終受惠者仍是消費者。舉例而言,美國鋁業公司於1897年時,鋁每磅售價5美元。1937年的因被訴壟斷而解體時,鋁的售價每磅22美分。原因是電解量產科技導致成本降低,且鋁的價格過高,自有其他代替品出現。

Intel壟斷 價格打對折

就當代言:美國Intel公司是著名壟斷企業,在個人電腦時代市場獨大。但依摩爾定律,晶片速度每18個月增加一倍,價格也打對折。看看現在手機市場現況,正是如此發展。

美國Intel公司是著名壟斷企業,在個人電腦時代市場獨大。(取自pixabay)

此外,某電腦防毒軟體公司,宣布免費提供一般防毒軟體。此舉立即壟斷市場,但只要開始不收費,想要再以相同原因收費,就事實上不可能了。而防毒軟體公司,也藉此創設新的獲利機制。請問上情最終受益者,不是終端消費者嗎?

更不要提,美國在壟斷官司中,首先要定義何謂「市場」的問題。簡單說,某公司是壟斷服務業市場,還是餐飲業市場?請問便利商店是零售業,還是餐飲業?KTV業者是服務業,還是餐飲業?還有所謂市場,是以世界、洲、國家為界限?還是以省、市為界限?美國壟斷案訴訟,早就為此焦頭爛額,爭執不休。

美國反壟斷法制 民淬胡搞出來結果

前揭事實,在在證明:云云眾生基於恐懼直覺,所生的反壟斷想法,在現實上從未發生過。所以美國前任聯準會主席葛林斯潘認為:今日美國的反壟斷法,就是一堆愚昧無知法律的大雜燴。著名經濟學家海耶克、傅利曼等人,為此特別向美國法官義務開課,對法官解釋100年來經濟觀察的結論。早在20年前,美國主流法律與經濟學界,均已認為美國的反壟斷法制是基於民淬胡搞出來的結果。因此1997年微軟在美國反壟斷官司一審勝訴,2000年二審敗訴,結果聯邦上訴法院指責二審法官沒有吸收新知,改判微軟勝訴。

但是「反壟斷法制」是在美國堅持下,搞出來的世界經濟秩序,因此2007年歐盟仍判定美國微軟公司敗訴,要求微軟公司巨額罰款。美國司法部也只能在微軟公司乖乖交完罰金後,對歐盟表示:判斷壟斷受罰的標準不是市佔率,而是有無侵害終端消費者的利益。

美國司法部表示:判斷壟斷受罰的標準不是市佔率,而是有無侵害終端消費者的利益。(取自pixabay)

就台灣高通案而言,蘋果手機在富士康的出廠價不超過二百美元,但終端消費者願意以600美元購買手機的原因是高通公司每台手機收5到6塊美元?還是買蘋果這個品牌價值?簡單說,高通公司壟斷案的爭執核心,在於立法者應檢討科技快速發展現況下,發明專利權仍維持20年,是否太長而影響科技與商業發展?

公平會默默耕耘 幫產業省錢又發財

我國公平交易法委員會中博士如林,而且留美法學博士佔多數。前面講的情事,對公平交易委員會成員而言,是基本常識。所以趁著中美關係變化之際,跟著歐盟、南韓、中共的腳步於2017年裁罰高通公司8億美元,取得談判籌碼後,順勢達成訴訟上和解,並為台灣廠商爭取到「最惠授權條件」。老實說,公平會是默默耕耘,悶頭幫台灣相關產業省錢又發財。

監察院諸公於調查本案時,不願查納公平會雅言,草率提出糾正案,真是貽笑國際科技產業界,更顯示我國政治人物,對國際商業競爭環境的認知,與現況起碼有十年以上的落差,真是情何以堪!

※作者為律師
※本文為個人觀點,不代表《立報傳媒》立場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