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放棄

文/ 劉新白 世新大學新聞學系客座副教授

四月15日是個好日子,一大早台北市野鳥學會和猛禽協會的義工,就在新北市觀音山上為民眾解說最後一批過境北返的猛禽生態,數百位遊客加上附近學校的學童參加,慈濟也派出幾十位義工來淨山,是一場有生態有環保精采又有意義的活動,只有一位聯合報的記者,是我的學生。

中午哥倫比亞大學校友會和種子基地、輔仁大學原民社在仁愛路的空總創新基地紅坊國際村會合,用飛行瑜珈體驗人與人最親近的距離,然後一起到華陰街基督教恩友中心為街友們準備豐盛的大餐,他們按照專長來分工,從洗菜、切菜、炒菜、烤肉、煎魚、煮竹筒飯…,每一個步驟都有模有樣,結果是連滷蛋都好吃到不行,可惜沒有一家媒體有興趣。

下午四點開平餐飲學校舉行拜師大典,看到孩子們整齊壯盛的陣容、聽到他們依序叩頭咚咚作響,學界的師長、餐飲界的名廚、學生家長和親友,沒有人不為之動容、甚至感動到頻頻拭淚的,好像也沒有得到新聞青睞。

母親年紀大了因為睡不著去醫院看診,醫生一針見血的要求:不要看電視新聞,尤其是政論性節目。她每天煩惱的就是社會這麼亂該怎麼辦?在國外居住的親友,也常常來電關心台灣是否已經走到窮途末路了。

丹麥哥本哈根教授Hjarvard說,想到非洲就是飢荒、愛滋病,因為媒體建構了我們的認知。我們在台灣看到的媒體內容,大部分都是來自監視器和行車紀錄器的負面或衝突新聞,久而久之會不會改變我們的行為?會不會影響外國人對台灣的觀感?

媒體有社會責任,要報導真相,不可人云亦云。新聞當然可以報導衝突、也可以批判現象,但是不能誇大扭曲、斷章取義、預設立場或無中生有。更重要的是:有沒有建設性?能否提出解決問題的方法?

沒有人希望自己從事的行業是這個國家的破壞者,但是如果媒體沒有商機,新聞工作者也很難生存。其實建設性新聞並不是新的觀念,在有些國家和媒體已經實現,甚至看到商業化的可能性。改變的力量在您我之間,我們要用明智的覺察力確保媒體會更小心謹慎的告訴我們事情的緣由,因為它影響我們對世界的看法。

風傳媒董事長張果軍說:當我們對「現狀」不滿,覺得台灣值得更好的政府、更好的民主的時候,媒體正是一個不能抱怨,只能用盡力氣想辦法刺激或促進改變的一個群體;當社會眾聲喧嘩、異議得不到溝通的時候,媒體必須扮演冷靜理性的平台角色,民主社會若無媒體,則多元對話、包容進步的可能性就不再存在。當網路時代來臨導致大家陷入同溫層相互取暖的時候,傳統媒體的價值不但沒有消減反而更形重要。

17917132_10155065360007906_7060446721388002727_o

查看更多文章:
(本文圖片來源:cc)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