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服分手

文/李佩雯 世新大學口語傳播學系副教授

未來

會流行舒服分手

……

以前的愛情觀

根本沒有不愛的空間

才會有那麼多外遇導致分手的事件

進步的愛

是不會強迫別人永遠愛你的

這個強迫是種暴力

最終還是會失去

就算沒失去

也是很不安的在一起

要人永遠愛你

你就要有個讓愛永遠留下來的

態度和方法

__〈引自許常德的地下手記

她離婚了。

自主地,彷彿早已約定好似的,彼此簽字。各自開始新的生活。

雖然不確定對方是否曾經外遇,對於感情走到如此冷淡的地步也毫無頭緒,但是離婚卻沒有帶給她絲毫的惆悵、怨恨,反倒是大大鬆了一口氣。兒子還是兒子,爸爸還是爸爸,只是她再也無需在半夜醒來發現先生還沒回家。

很神奇地,當那一紙契約結束,籠罩其身的無形囚牢也跟著蒸發殆盡。即使她的家人還不知曉兩人之間已經安靜地進行了一場自願性的法律儀式。一個人不必再掛著另一個人,那個所謂互相扶持的約定,一轉眼失去了重量。

………………………………

他在下課之後忍不住脫口:

「她一直以自殺來威脅我」;

「她有雙重人格,一吵架就會昏倒,再醒來就什麼都不記得了」;

「分不了手,我快瘋了!」

他眼睛通紅,雖然嘴角勉強擠出笑容,但他的焦慮和不安任誰都感覺得出來。我叮囑他好好保護自己,也該適時讓家長和心理輔導人員介入,協助他,也協助她。

………………………………

如果第一位她(進步的愛)能夠幫幫第二位她(強迫是種暴力),就好了。

分手何嘗不是一種重新尋獲自己。返回自己的主場,和自己相伴,聽自己的意見,吃自己喜愛的食物,用自己的時間。那麼第二位她內心巨大的恐懼會是什麼?難道是害怕退回主場後,裡面空無一物?難道是以前從未好好認識自己,以致於那個主體搖搖欲墜?

愛與自由理當共存。

因為愛,所以自由,你的、我的、都自由。也只有在個體自由自在,獨立完整,有機發展之後,一人才能和平地(peacefully)去愛,去(花時間)陪伴另一人,去同時旅行/履行他和他的主體。地球上,沒有誰非需要誰不可,只有自己才能真正發自內心地滿足自己,為自己帶來快樂。身旁的他,一直是我們有機會一起走,沒機會揮揮手的共樂旅伴。過度而錯誤地期待他人填滿自己,反而可能將親密關係養成一個深不見底淵的黑暗地洞。

小時候,我也曾經以為,《失落的一角遇見大圓滿》,特別浪漫。長大後我發現,浪漫愛的迷思陷我於苦苦等待,那個特別的人。要是,根本沒有那個一生一世唯一的人,怎麼辦?要是,一生中同時出現好幾位特別的人,怎麼辦?其實失落的一角無需大圓滿,即已圓滿。因為那一路上有花有草,還有失落的一角,自己。

所以,讓愛留存的態度和方法,不是強求,而是一路上張開雙手。趁著愛還活著還熱著,讓他去和自己自由、圓滿。現在,等不及未來,就應該流行舒服相伴,舒服分手。

(圖片來源:CC)

32294467_10156174675532906_1987414876917596160_n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