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正名運動與日本人

談到原住民族統治史,大家不免都會想到在大清帝國統治台灣以後,許多漢人男子和平埔族女子通婚,平埔族大量失去土地,清朝的時候,以「番」稱呼原住民,到了日本統治,則稱為「蕃人」,在1902年台灣總督府參事官向總督兒玉源太郎提出「理蕃政策」,翌年成為正式用語,戰後則稱為「山地同胞」等等。但是除了統治者的角色以外,日本人在原住民統治史中扮演了調查研究的角色,更是促進了原權會的活動。本篇文章,就是從這個角度,來探討日本人在台灣原住民統治史中所扮演的角色。

在台灣總督府進行理蕃政策的時候,在山地劃隘勇線,以武力的方式進逼。另外一方面,總督府也對蕃人進行傳說、習慣的調查。總督府設立的單位「臨時舊慣調查會」以調查原住民族的傳說、習慣,其調查人員通常是地方基層官員及警察,但是森丑之助等這些著名學者的調查記錄留在公文檔案當中,亦可以理解當時的研究調查與國家政策有密切關係。日治中期,總督府欲改造原住民族的居住環境,包括將散村集中成為集村,改變原本的茅草屋成為雨淋板屋,室內加設隔間等等,這些動作不僅改變外在的住宅家屋形式,也改變了原住民的生活方式,改變原住民的傳統習慣。日本時代是原住民文化近代化的時代,但是也是傳統文化第一次大量消失的時代,戰後又再一次大量流失。日本人留下了許多原住民的調查資料,和統治政策有著密切關係。

日本時代是原住民文化近代化的時代,但是也是傳統文化第一次大量消失的時代。(取自原住民族委員會@facebook)

相反地,雖然總督府對於原住民族的研究調查是出自於國家政策,但是研究人員對原住民懷抱著人文情懷,例如森丑之助曾經因為反對總督府的理蕃政策而遭受解雇,鹿野忠雄的名著《山、雲與蕃人》則寫下了調查的情懷。

日本人研究者對於原住民的研究情懷延續到戰後,戰後日本人的人類學研究出現進行田野調查困難的地方,海外的調查只能到台灣進行。而戰後日本人在台灣進行田野有優勢是因為說日語,在田野現場溝通容易,另外,當時台灣有禁山令,本地漢人無法隨意進到原住民地區,日本研究者在這方面相較比較容易。再加上當時中央研究院的研究重點不在台灣原住民,因此日本研究者承接戰前的研究風氣,進行研究,並且延續到現在,而這些學者在原住民族正名運動當中,亦有聲援。

當時總督府對於原住民族的研究調查是出自於國家政策,但是研究人員對原住民懷抱著人文情懷。(取自原住民族委員會@facebook)

1984年12月29日,胡德夫、范巽綠及童春慶等結合一群原住民族及漢族計23人,共同創立了「台灣原住民權利促進會」(簡稱原權會)。原權會也是第一個採用「原住民」稱呼的原住民族相關組織。1987年更發布「台灣原住民族權利宣言」,宣示原住民族的地位與權利,多增加一個「族」。從此,原權會將「原住民」定義為對個人的稱呼,「原住民族」則係指各名族的共同稱呼,英文則為「Taiwan Indigenous  Peoples」。1991、1992年開始的幾次修憲運動,1994年7月28日,國民大會三讀通過憲法增修條文,正式將「山胞」改稱「原住民」,後來,1997年第四次修憲時,更進一步把「原住民」修改為具有集體權屬性的「原住民族」納入憲法,「原住民族」之名正式得到憲法保障。

「台灣原住民權利促進會」於1987年發布「台灣原住民族權利宣言」,宣示原住民族的地位與權利。(取自原住民族委員會@facebook)

當時在「原住民」這個詞以外,另外有學者提出「早住民」、「先住民」等說法,都沒有被採用。其中「先住民」為日語,由參與運動的日本學者所提出,但是受到台灣方面的反對。原因是「先住民」的「先」在中文裡面有「先人」的意思,也就是說「passed」「已經過世的」的含意。而採用「原住民」的理由在於「原」有「original」「原來的」「原本的」的意思,表示未曾有殖民意涵的、原住民族自己所發起的正名運動,因此「原住民(族)」這個名稱就這樣定名了。

※作者為《圖解台灣日式住宅建築》作者,逢甲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喜歡旅行,喜歡寫字,喜歡拍照。曾住在京都超過十年,喜歡觀察老建築、住宅、住居文化,粉絲專頁:京築居いくえ先生日本語教室
※本文為個人觀點,不代表《立報傳媒》立場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