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標籤 快思慢想

標籤: 快思慢想

立報傳媒社群

44,616FansLike
39FollowersFollow
10SubscribersSubscribe
- Advertisement -

最新新聞

黑人的歧視發言比平均值高1.5倍?AI演算法偵測 反造成偏見

美國華盛頓大學(University of Washington)與康乃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雙雙都在進行以AI偵測社群平台上仇恨言論的研究,結果卻不約而同地都指出,非裔人士較其他人更常發表仇恨言論,研究目的本是為標示出各種仇恨言論與歧視言論,沒想到研究結論的數據反而為社會對黑人的固有偏見背書。 由於AI演算法無法理解人類語言和特定字眼在不同使用情境下的變化,因此造成不少的誤判,例如:當黑人之間自己在使用「黑鬼」字眼時,並非是歧視,反而還是較親近的人才會互相用來稱呼的詞,然而AI無法判讀情境,只能機械式地將全部的「黑鬼」字眼標示為仇恨言論。 另外還有一些不雅、粗俗的字眼很多時候並不是真的在咒罵,而是熟人間開玩笑,但在這些誤會之下,華盛頓大學的研究結果顯示出,黑人在社群平台使用歧視、仇恨性字眼較平均值高出1.5倍,而康乃爾大學的研究也得到類似的結果,而且還高達2.2倍。 由此可知,當AI在學習自然語言時輸入了錯誤或是不完全的教材,有可能教出來的會是判斷標準有偏差的不良AI,這樣演算出來的結果自然也不具什麼可信度。 如此的研究結果從側面指出了一個問題,既然AI在遇到盲點時,有可能會導出完全偏差的結論,而且就連學術研究用的演算法都會出包,那在商業運用層面,正仰賴AI來審查平台內容的社群媒體們,是否也因此而錯殺許多無辜?

「歌仔戲是生命一部份」 40年奉獻歌仔戲 唐美雲的人生身段

唐美雲是台灣著名歌仔戲名伶,出身歌仔戲世家,父親是著名「戲狀元」獎童武,曾經,唐美雲的演藝生涯一度活在父親名氣的壓力之下,好強的她只有一再告訴自己「一定可以做到」,把壓力轉為激勵向上的力量。「歌仔戲不是工作,是我生命的一部份」唐美雲說歌仔戲是她一生的認定,也就竭盡力量付出,只求讓歌仔戲被看見。 1998年,33歲的唐美雲創立「唐美雲歌仔戲」,過程中有多少挫折與難題,唐美雲都咬牙撐過,靠著仍是一股對歌仔戲的熱愛,二十年過去了,今年初,唐美雲不但榮獲第38屆行政院文化獎,上週的傳藝金曲獎頒獎典禮上,「唐美雲歌仔戲」也同樣抱走最大獎「最佳團體演出獎」。 《人生的身段》一書紀錄唐美雲一路走來歌仔戲演藝生涯,也呈現了唐美雲內心,堅持於歌仔戲的美麗。唐美雲在本書自序中也提到,每個獎項都是人生過程的強心針,鼓舞自己繼續走下去,也提醒自己有個責任,必須為了歌仔戲傳承努力。(記者蘇曉凡) 挑戰:賠錢生意,我做! 我在三十三歲那年決定自己成立一個歌仔戲團,當時幾乎所有長輩、朋友都覺得我是哪根筋短路了,因為大家都知道成立劇團、養劇團非常辛苦,是穩賠不賺的生意,紛紛勸我打消念頭,但我很清楚自己想做什麼。首先,我想完成父親希望歌仔戲永不沒落的心願;而另一個目的,則是希望扮演更多不同類型的角色,接受磨練,讓自己的演出更成熟。 可以演自己想演的角色是我內心多年的願望。由於長期拍攝電影和電視劇,常在戲中挑戰不同角色。在別人眼中我是明星,但我知道自己就是個演員,只有演員才能挑戰各種不同的角色,也只有演員可以演繹出不同角色的生命,我不要一成不變,這是我給自己定下的目標與挑戰。 但在其他歌仔戲劇團,我是傳統小生,包括巡案、皇帝、宰相、狀元⋯⋯幾乎所有官場角色都嘗試過。官場戲不是不好看,我自己也很喜歡,但內心總忍不住想,是不是可以挑戰一些不一樣的戲和角色,像是貼近觀眾內心,讓人看了會覺得就像自己或身邊人的故事,而不是虛幻、遙不可及的人物。但身為演員只能隨劇團老闆決定戲碼、安排角色,於是我創團的想法越來越強烈,終於在一九九八年創立了「唐美雲歌仔戲團」。 第一齣戲就燒光十幾年積蓄 劇團推出的第一齣戲碼是《梨園天神》,改編自《歌劇魅影》,第一次當製作人的我興致勃勃,刻意取材外國劇作,希望能突破傳統角色固定的行當分行。在這齣戲裡,我一人分飾兩角,一個溫文儒雅、一個深沉極端,讓我終於達成挑戰自己演技的期許。 在製作上,我也求好心切,總想拿出最好的戲碼給觀眾,只要覺得有哪一點不符合期待,就會不斷修改到完美,甚至一直加戲、加道具⋯⋯投入大把經費,絲毫沒有成本概念,演出後當然獲得了很大的迴響,但結算下來,竟然賠了八百萬,等於把過去辛苦拍戲存下的錢一次燒光了。這個結果嚇壞我了,不敢告訴媽媽怕她擔心,同時還要為劇團日後的營運打算,心中不禁自問:「我既不是企業家也不是富二代,這樣下去哪來的錢可以賠?」 另一個打擊是《梨園天神》推出後褒貶不一,支持我的觀眾和長輩認為精采好看,認同我的用心。但也有反對的聲音直指我不懂歌仔戲,他們認為歌仔戲就是要規規矩矩依循傳統形式,認為我做出這樣前衛的戲是一種叛逆,也非正統,告誡我歌仔戲不可以這樣做,甚至有人斷言劇團一定撐不過三年。坦白說,這些聲音的確讓我有些動搖,賠光積蓄認真做戲卻獲得這樣的批評,回想起當時的心境,確實苦不堪言。 但我自問,是否背離了初衷與理念?沒有。於是我抱著打落牙齒和血吞的精神,告訴自己,既然成立劇團就不能輕言放棄。從小媽媽教育我,一個人最重要的就是要有責任、有承擔,尤其是自己決定的事更要負責到底,既然我一心想繼承父母做個歌仔戲團的負責人,就不能砸鍋!於是決定,只要還有一口氣在,我就要撐下來。 那麼未來該怎麼走?或許有人認為我是好大喜功,但我知道自己砸大錢做戲為的不是標新立異,而是想要呈現最精緻的演出,也讓大家看到歌仔戲更多的可能性,這樣才對得起買票進場的觀眾。所以即使賠錢,還是要堅持理念做下去! 幸好我十幾歲就開始接演電視劇了,所以當我下定決心,「唐美雲歌仔戲團」不論如何都得走下去時,便開始瘋狂接戲演出。那段時間,我總是一個人當五個人用,電視台軋戲、接演外台戲、出席各種商演、歌唱活動等等,馬不停蹄的過生活,就為了賺錢養劇團。 除了自己努力賺錢外,甚至還出了下下策,瞞著媽媽偷偷拿房子去貸款以貼補劇團,一路咬牙走來,一次次度過賠錢軋錢的關卡。哪怕現在做新戲也還是每檔賠錢,但我已經釋懷。比起最困難的前三年,不知如何跟媽媽交代,不知怎麼面對廠商,甚至懷疑要不要繼續走下去,每晚輾轉反側難以入眠,現在的我已經可以用平常心看待。這一路走來讓我深刻體會到:「只要願意做,只要人還在,就有希望。」 不過第一齣戲就燒光所有積蓄的經驗也教會了我一課,若要劇團長久,就得用心學習經營,讓自己跳脫創作與演出者的身分,思考整體營運,否則再多錢都不夠賠。於是我從行政助理的工作內容開始摸索,研究行政流程、學習看報表、平衡收支、計算成本、看懂發票收據、報價單,全部都是從零開始學,幾年過去,才漸漸讓劇團上軌道。 ※本文摘錄圓神出版,《人生的身段》。 ※作者唐美雲,1964年生於台灣台南,出身歌仔戲世家,感於父母對歌仔戲的熱愛,不忍見其逐漸沒落,故投身歌仔戲成為一代名伶。1998年創立唐美雲歌仔戲團,承傳統、創新局,讓歌仔戲走入國家表演廳,破除刻板印象,拓展新族群也提供老戲迷更豐富的藝術饗宴。她同時也致力於培養新秀與世代傳承,終生為歌仔戲奉獻,曾榮獲第36屆金鐘獎最佳女主角、第29屆傳藝金曲獎最佳演員、第16屆國家文藝獎、第38屆行政院文化獎等肯定。

弭平或激化?YouTube新版權政策 唱片公司只能要求不得營利

YouTube於8月15日宣布修改版權政策,過去唱片公司可以投訴YouTuber在影片中使用版權音樂,並向YouTuber收取費用,在新政策上台後,唱片公司將無法再藉此索討版權費用,而是只能選擇徹底封鎖影片或要求創作者不得以該影片營利。 YouTube新政策鬆綁了所謂「非刻意」使用音樂的狀況,以及「刻意」使用但秒數很短的狀況,YouTube並未明確定義「很短」是多長,但YouTube創作者管理部的主管羅森坦(David Rosenstein)表示,很短是指「10秒以內」,所以理論上在影片中播放「9秒金曲大串燒」是合乎規範的。 YouTube希望藉由這項改動,讓唱片公司因為無法向YouTuber收取費用,降低誘因,使他們減少對影片的密集盯梢,但YouTube也坦言無法保證情況會因此好轉,唱片公司也有可能依然不放鬆,選擇玉石俱焚地將影片通通封鎖。 2019年以來,美國的各大唱片公司與YouTuber展開激烈的版權之爭,激烈度近乎獵巫,但凡在YouTube影片中出現流行音樂,不論是背景音樂、翻唱、彈奏、混音甚至經過的店家或車輛在播放音樂,都會被唱片公司告上門來,美國YouTuber「MrBeast」就表示,他曾在影片中唸了邦喬飛(Bon Jovi)的「Livin' on a Prayer」這首歌的一段歌詞,就因此付出了「五位數」美元的代價。 羅森坦表示:「希望這個小小的調整能為創作者和版權商之間的平衡帶來一點進展。」

專題》「站在道德制高點指責別人很容易」 歡迎來到「仇恨世代」

在近幾年來,壓制仇恨言論都是一種「政治正確」的行為,在基督城(Christchurch)恐攻後,紐西蘭總理阿爾登(Jacinda Ardern)就開始積極敦促社群媒體圍堵仇恨言論內容擴散;英國以法律明令禁止公開發表種族及宗教仇恨言論;加拿大也立法禁止在公共場合發表針對特定群體的仇恨言論;而在德國,甚至連否認納粹(Nazi)的種族清洗和集中營都會被視為違法。 臉書(Facebook)、推特(Twitter)、YouTube等各大社群媒體都將禁止仇恨言論列入網站政策的重點,臉書更曾大規模將極端言論者與陰謀論者的社群帳號刪除,雖然這些人自建的網站依然存在;站在道德制高點指責別人很容易,但是實際上又能做到什麼程度? 美國作為西方自由民主世界的表率,在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上任以來,國內的白人至上主義逐漸重新抬頭,就連川普本人都公開發表一些過激言論,例如叫非裔議員「滾回去」等,而才放話要列管仇恨言論的推特,對此的反應卻僅止於雙手一攤,令外界及媒體一致傻眼。 美國是對言論自由態度最寬容的國家,即使是仇恨言論也受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保障,在這裡,言論自由和壓制仇恨言論兩者都是絕對的政治正確,但孰輕孰重?這是個哲學性的問題,無法以一個絕對的標準來衡量兩種主張的對錯。 絕對的言論自由是回歸原則問題,保護言論自由是最高準則,任何衍生的事件都不足以成為限縮言論自由的理由,法律所約束的應該是仇恨犯罪行為,而非言論本身;另外,仇恨永遠不可能消失,堵不如疏的道理人人都懂。 但是對仇恨言論內容進行管制,確實可以防堵這些內容擴散與煽動更多人,但也可能導致這些內容轉入地下化,從而更加難以取締及防範,也可能讓散布者感到被打壓而心生不滿,進而激化更深仇恨。 查理周刊、伊斯蘭國 散布仇恨? 2015年1月,以諷刺、揶揄和強烈反宗教立場著稱的法國《查理周刊》總部,在刊登了嘲諷伊斯蘭教的內容後,遭到激進派穆斯林的恐攻報復,各界紛紛譴責兇手的暴力行為並聲援捍衛言論自由。 另一方面,伊斯蘭國(ISIS)最著名的暴行就是在網路上散布處決俘虜的影片,基督城槍擊案則是其中一名槍手塔倫特(Brenton Tarrant)將行兇過程全程在臉書上直播,ISIS和塔倫特上傳的殘忍畫面引起大眾譁然,這些影片也在事後被迅速下架,且各界對這些內容的打擊強度之大,若非經特殊管道或事發時就特別存檔,一般使用者在開放網域中現在已經很難找到這些影片的。 而在這種時候,就不會有人不長眼地跳出來嚷著要捍衛ISIS的言論自由,原因很明顯,這些仇恨內容的強度太高了,完全是反人類的行為,就算是至高無上的言論自由也無法為這種內容辯駁。 綜合上述案例可以發現,隨著情節的嚴重程度,社會對於仇恨言論的容忍程度也會有所改變,會真正被強力封禁的其實都是重度仇恨、泯滅人性的內容,相較起來,川普那種嘴皮子上討便宜,程度較「輕微」的仇恨言論,大眾多半都採取聽完笑一笑就當沒事的容忍態度。 但這就代表低烈度的仇恨言論是無所謂的嗎?怎麼樣才算是「有罪的、需被管制的仇恨言論」?是行兇過程全程直播的影片?是槍手在行兇前發表的宣言?還是在社群平台上叫理念不同的人滾回哪裡去?當我們在指責川普時,是不是也應該用同樣的標準要求自己? 諸言皆可 發表仇恨言論到底算不算是一件壞事?以大眾觀感來說確實不妥,但嘴上說不妥,這些所謂「較輕微」的仇恨言論卻像是鋪天蓋地一樣充斥網路,不是叫不同立場的人滾到哪裡去,就是嘲諷哪個國家發生天災是「報應」、「死好」。 蜀漢昭烈帝劉備曾經說過,「勿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這句話當作格言也許很不錯,但當作廢話耳邊風還是比較輕鬆一點。 確實,言論自由應受保障是種普世價值,但同時也代表著每個人都必須為自己的言論負責,正因為沒有任何人能為此懲罰人,因此我們更必須審慎地判斷自己的言行,言論自由並非絕無上限和底線,更多時候自由本身就是一種警示,警告每個人,只有自己能承擔言論背後的一切後果,不論結果是好還是壞。 然而,語言、文字的發展脈絡一直是朝更精簡、更直接的方向演進,簡單而具煽動性的文字將越來越受歡迎,人們開始不想再聽複雜的政策,只想聽「我們敵人是誰?」,這種演化趨勢在最近尤其明顯,諸如美國總統川普、巴西總統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希臘激進左翼聯盟(Syriza)、義大利五星運動黨(Movimento 5 Stelle)都比對手更善於駕馭新興網路語言,這無疑使他們在獲取支持時更加無往不利。 在很多方面都能看出,人們選擇了擁抱仇恨、揚棄理性的路線,顯然仇恨和對立已然成為一種時代潮流,要以「自律」和「道德」來約束一種趨勢無疑是天方夜譚,這是個無解的問題,但也有可能這在未來根本不算是個問題,總而言之,歡迎來到仇恨世代。

專題》「同溫層是共同喜歡或仇恨」 言論自由與仇恨言論的無盡拉扯

美國德州8月3日發生了一起槍擊慘案,警方指稱槍手在行兇前曾在網路論壇8chan上發表宣言,表示自己受紐西蘭基督城槍擊案的啟發,同時有大量留言推波助瀾,變相地鼓勵了槍手將仇恨言論付諸實際行動。 8chan的網路供應商CloudFlare立刻斬斷服務,讓8chan暫時關站,但早在這起事件之前CloudFlare就曾將另一個網路論壇「The Daily Stormer」逐出客戶名單,而The Daily Stormer是一個將新納粹白人至上主義奉為圭臬,同時主張將猶太人種族滅絕的論壇網站。 這個充斥著極端思想的論壇在失去DNS服務後,很快就又找到了新的網域代管商「BitMitigate」,BitMitigate也並不贊同The Daily Stormer的各種主張,單純就是堅決捍衛該網站的言論自由,哪怕這些言論是仇恨言論。 BitMitigate和CloudFlare截然相反的作法開啟了一系列的爭論,這些所謂的仇恨言論從何而來?這些仇恨或歧視性言論又是否在言論自由的範圍之內? 言論解放之始 起源自新文化運動 世新大學副校長暨兩岸事務長李功勤認為,言論的解放起始於民國初年的新文化運動,當時胡適等人便是要拿掉文言、八股對文字的框架,白話文運動開啟了思想的解放,使語言成為更豐富的載體,到了網路時代,人類的思想又再次解放,像是白話文之於文言文,網路語言也朝向更簡單明瞭,也更具煽動性的方向發展。 李功勤指出,仇恨言論的發展一部分也是受社群媒體興起的影響,在心理學上人都是渴望被認同、排斥孤獨的,會想和同類抱在一起互相取暖很正常,這也就是所謂的「同溫層」,然而只要是一個群體,勢必都會有一個目標來吸引並維繫住群體,而這個目標可能是共同喜歡或仇恨的對象,當一群人聚在一起痛罵一個共同討厭的人或族群,就形成了一種初步的仇恨言論。 仇恨言論來自人性 川普愛講故事 李功勤接著指出,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就喜歡用講故事的方式來闡述自己的主張,這些故事往往能觸動人內心深處的本性和情緒,激發同仇敵愾的意識;而川普的對手卻總是愛講道理,這和語言文字的發展脈絡是相悖的,當語言文字的演化進程朝著簡單明確前進,老古板似地講大道理無疑更難得到民眾的支持。 李功勤表示,現在許多立場對抗其實都是「全球化」與「反全球化」的拉鋸,川普搭上這波反全球化的浪潮,在策略上訴諸族群主義,特別是白人的族群,川普一些較激烈的言論,或許被斥為仇恨言論並加以撻伐,但卻也有不少人為川普叫好,川普的言論喚醒了很多白人最深處的記憶和族群意識,也許他們不支持川普,但卻不一定反對川普的觀點。 在追求思想傳遞簡單化的網路世代,李功勤認為,民粹化也隨之成為一種趨勢,政治家的主張也因此變得簡單化,從複雜難懂的政策分析逐漸轉變成「誰是我們的敵人?」,民粹化也是簡單化的體現,而仇恨言論則是一種副產品,尤其在民主自由社會,有言論自由作為後盾,仇恨言論更是無可避免。 言論自由與限制仇恨言論孰輕孰重 「當然還是言論自由比較重要。」李功勤說,發表言論沒有誰是比較高貴或比較低賤的,所謂仇恨言論其實也是認同表達的一種方式,況且這些言論源於人性,不論以法律或道德制約都難以禁絕。 世新大學以傳播為主,正是目前社會重大議題「假新聞」的領域,李功勤說:「世新大學對於假新聞、言論自由等領域非常重視,也開設媒體識讀等多門課程探討這個議題,希望帶給學生正確的媒體觀念建構。」 如哲學家約翰.史都華.彌爾(John Stuart Mill)所稱,對言論自由應盡可能採取開放的態度,讓社會去爭論、讓輿論去辯駁,真理就藏在這些正反言論的衝突裡,唯有藉此,人類社會才能持續進步。

2018科技公司創新度排行 Apple僅拿下第11名、IBM居冠

提到企業的「創新度」時,大部分的人可能會聯想到Apple、Google這些市場上聞名的科技公司,不過根據Statista研究數據最新公佈的結果顯示,2018年拿到最多創新專利的企業是IBM,其次是三星電子,Google母公司Alphabet只有排名第6名而已,而一向帶給人們創新印象的Apple卻僅拿下第11名。 根據知識產權所有人協會(Intellectual Property Owners Association)指出,IBM於2018年在美國拿下了最多的專利,而這也是IBM連續第26年獲得第一;該公司從人工智慧、雲技術,一路到網路安全等領域總共獲得了9,088項發明專利。 Statista的圖表中列出了前12名的廠商,常見的科技公司如微軟、英特爾、Alphabet、三星等公司都名列前十名,而Apple卻被排除在前十名之外,這個總部位於庫比蒂諾的公司,以往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具創新力的公司之一,擁有2,147項專利,僅排名第11位。

響應氣候變化 劍橋、倫敦大學停止供應牛肉

在英國的大學,牛肉在學生餐廳可以說是人人都愛的主食,但繼劍橋大學不再供應牛肉和羊肉後,倫敦大學金匠學院(Goldsmiths, University of London)的餐飲服務,下個月起也將不再供應牛肉,以響應氣候變化。 根據外媒報導,金匠學院的新負責人科納(Frances Corner)教授表示,她將在下個月禁止校園咖啡館和餐飲商店等提供牛肉,因為「宣布氣候緊急狀態不能成為空話。」 金匠學院希望2025年能達到碳中和(carbon neutral)目標,意指總釋放碳量為零,排放多少碳就作多少抵銷措施來達到平衡。新學期即將到來,學生若購買瓶裝水和一次塑膠器具,將會被課10便士的稅金。 英國全國農民聯盟副主席羅伯茲(Stuart Roberts)批評金匠學院對英國和其他地方生產牛肉的方式缺乏了解和認知,「應對氣候變化是我們這個時代面臨最大的挑戰之一,但單單針對一種食物顯然是過於簡單的做法」。 然而,倫敦金匠學院並不是第一所改變餐飲以減少碳排放的大學。劍橋大學的校園餐飲服務從2016年起就未再提供牛肉和羊肉,而愛丁堡大學的校園餐飲服務有將近4成是素食;牛津和劍橋的一些學院,以及英國其他一些大學,都推出「週一無肉日」。

雞排妹17直播節目《學姊受不了》 焦糖哥哥帶領大跳洗手舞

「雞排妹」鄭家純17直播節目《學姊受不了》,14日邀請「焦糖哥哥」陳嘉行作為來賓到場對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WdZn1KPmM&feature=youtu.be 節目中,陳嘉行帶著雞排妹與助理主持路卡斯(LucaS)體驗兒童台哥哥姐姐的舞蹈「洗手歌」,笑說「如果兒童台的姐姐像雞排妹這樣穿,現場人一定會更多。」 雞排妹提出疑問「你們有算過排練時間加錄影時間,加上一些等待時間,你們的時薪是多少嗎?」陳嘉行無奈表示大概比便利商店還少,當初看水蜜桃姐姐、香蕉哥哥,以為收入不錯,至少比一般上班族好,後來去了才知道沒有。」 雞排妹提及在新聞中看到兒童台的姊姊們,為了更符合形象,會盡量讓胸部看起來小一點,那哥哥們有類似的困擾嗎?陳嘉行回答「我以前是大胸肌啊,以前我在衝浪的時候胸肌很大,其實那時候常會把衣服跳到爆開,姐姐們穿上那些服裝雖然辛苦但好看,相對的她們活動好接,哥哥的服裝身材包緊緊,缺點是就算身材好,跟身材不好的其實看不出差別。」 雞排妹好奇問陳嘉行,為何不論在哪個領域,都讓人感覺很陽光正面,陳嘉行解釋:「我覺得跟成長背景有關,不論現在遇到什麼,跟小時候的經歷相比根本沒什麼,當哥哥姐姐們或許收入少有一餐沒一餐,小時候我是有經歷過沒飯吃的,現在我覺得沒有什麼事情是難的。」 陳嘉行目前經濟狀況穩定,能夠照顧家中媽媽及姊姊,雞排妹問現在很多普通上班族或許跟他同樣有家庭重擔,會如何建議他們保持正向,陳嘉行坦言「其實吃不飽的時候,很難維持正向,我也曾經憂鬱一段時間,在兒童台最後一兩年,都覺得自己有焦慮症,有時要喝酒才能睡著,所以為何要選擇離開,有時就是必需做出選擇,在金錢沒有太多的時候,千萬不要有太多物質慾望,把錢留下來投資自己,去閱讀或學習。」

2021年有線電視分組付費 NCC:民眾可選擇想看頻道

15位跨黨派的縣市議員今天共同呼籲NCC應立即落實有線電視分組付費制度,還給民眾頻道自主權。NCC表示,明年審議費率時會要求業者必須提供分組方案,並在2021年執行分組付費。 台灣基進戰略企劃部主任顏銘緯表示,目前台灣的有線電視付費制度仍是以「吃到飽」為主要,收視戶每個月繳一筆固定的金額就可享有業者所提供的所有頻道。但是有些頻道民眾看的意願度沒那麼高,甚至背後有紅色資金的疑慮,消費者卻只能全盤接受,每月還是必須繳費用還會有部分流入這些頻道的口袋之中。 高閔琳也強調,2020年總統大選即將到來,可以預期在這段期間,紅色媒體將會造成台灣選情很大的影響,NCC應該要立即控管這些媒體,即刻讓分組付費制度上路,賦予民眾選擇權,用不訂閱的方式表達意見,讓這些頻道下架。 NCC綜合規劃處簡任視察王伯珣對中央社記者說明,NCC目前已積極處理各項配套措施,包含費率、契約與授權費等,在明年審議費率時,就會要求業者必須提供分組方案,並在2021年執行分組付費。

台灣「愛奇藝」徵才 違法登台最高罰10萬元

中國OTT(影音串流平台)不能合法登台,中國騰訊視頻無視台灣法令,於5月透過App平台上架,至於愛奇藝則聲稱來台建立「研發中心」,最近以「香港商奇藝香港有限公司台北辦事處」名義,在人力銀行網站招募人員,經濟部初步研判後,認為超出營業範圍,可依《兩岸條例》處2至10萬元,並可連續處罰。 消息指出騰訊將於今年3月來台落地,政府雖然強調「基於國安考量,OTT並非開放中資來台的項目,我方相關業者應不得代為從事相關業務活動」。但是,騰訊5月還是透過香港子公司,將「WeTV」上架到App Store及Android平台上,還在臉書成立「WeTV Taiwan」,更採用提供台幣付費的會員收費。 早在2016年,愛奇藝變申請來台設立公司,但是遭到經濟部駁回,理由是此舉具有「政治、社會、文化上具有敏感性或影響國家安全」的疑慮。雖未被許可登台,愛奇藝卻利用法律漏洞,架設「愛奇藝台灣站」在台灣正常營運。 愛奇藝透過代理商「歐銻銻」在台經銷 愛奇藝不但透過代理商「歐銻銻」在台經銷、宣傳,在去年8月還向經濟部申請成立奇藝香港台北辦事處,登記股權寫明「有大陸投資人」 ,登記營業項目為「從事簽約、報價、議價、採購、市場調查及研究業務等活動」,並不包含在OTT業務中,但近期卻大量招募負責愛奇藝系統平台、App等工程師。 由於歐銻銻與奇藝香港登記同一地址,徵才聯絡人為同一人。對此,歐銻銻表示,兩家是不同公司,當初奇藝香港成立時沒有辦公室,因此協調登記同一地址,且奇藝香港規模小,人資、庶務也委託歐銻銻。 據《自由時報》報導,有業者透露,愛奇藝的CDN(內容傳遞網路)伺服器在台灣,NCC代理發言人蕭祈宏證實,愛奇藝之前向中華電信子公司「是方電訊」租用伺服器,今年6月是方已解約,由於是方未違反相關法令,並未開罰。不過,業者指出,他們最近曾偵測過,確定愛奇藝伺服器仍在台灣,只是轉租在台的跨國業者機房。而愛奇藝台灣站在虧損情況下,上月還降價促銷拉會員,「利用會員人數來綁住政府,讓主管機關不敢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