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奇藝、Netflix、騰訊攻台灣 OTT戰國時代拚內容

日前傳出大陸影音串流平臺(OTT)騰訊打算循“愛奇藝模式”進軍台灣,引發爭議。事實上,台灣目前已有20多家OTT業者,但面對盜版猖獗,以及境外實力強大的OTT業者夾擊,對於市場規模小的本土OTT產業來說確實帶來很大的壓力,甚至政府連管理法規都仍曖昧不明。

多維新聞就此專訪台灣世新大學全媒體中心主任馬斌,為讀者深入介紹台灣OTT產業的現況、優勢與挑戰,並針對台灣規範網絡媒體的法律提出建議與呼籲。

1 台灣OTT百家爭鳴

今(2019)年3月有消息傳出大陸影音串流平臺(OTT)騰訊將依循愛奇藝模式來台落地引發爭議,連帶愛奇藝遭質疑在台的落地是違法的,導致可能遭到懲處。這引發兩大層面的思考:其一是境外OTT在台灣落地,將給台灣OTT產業帶來何種沖擊?其二則是台灣本土OTT產業的發展現況如何,又面臨何種挑戰?

所謂OTT服務是指“over-the-top”服務,通常是指內容或服務建構在基礎電信服務之上,而不需要另外透過網絡營運商,該概念早期特別指影音內容的分發,後來逐漸包含了各種基於因特網的內容和服務。

隨著網絡的發達導致影視收視習慣產生改變,以往的有線電視漸往網絡視頻發展。也因此,OTT產業應運而生,同時帶動影視消費的新形態,加上2016年網飛(Netflix)與愛奇藝紛紛在台灣落地,故有媒體將2016年稱為“台灣OTT元年”。

台灣世新大學全媒體中心主任馬斌接受多維新聞采訪指出,台灣目前應該有20餘家OTT業者,較著名如LiTV、CatchPlay與KKTV等。台灣OTT平臺的分眾其實蠻清楚,如KKTV主攻日韓劇市場,且背後有音樂平臺“KKBOX”作為基礎;而GagaOOLala則主攻同志市場,產出內容多以同志題材為主。

事實上,在台灣成立OTT平臺並不困難,而且門坎低,但如何能作好營運與發展才是真正的挑戰。近兩年來,越來越多台灣本土OTT業者浮出檯面,但面對盜版猖獗,以及境外OTT如Netflix、愛奇藝等實力強大的業者夾擊之下,台灣OTT業者于2017年成立“台灣OTT協會”,以“打擊盜版”作為首要目標;2018年時新提出《六大建議白皮書》,則在原有的盜版議題之外,更加入對境外OTT的管理機制,顯示境外OTT業者登臺,對本土OTT產業造成極大壓力。

2 以“內容”決勝負

然而,台灣OTT業者除了面對盜版與境外OTT登臺的市場競爭外,在總體的營運策略思考上還應該有什麼樣的應對之道?馬斌表示,OTT最大的特性,就是只要能上網就能讓影視內容進到家裡。所以今天OTT產業應該要從“內容”來思考,包括要設想觀眾的群體與範圍,而不應停留在舊思維,以為台灣的OTT就是只服務台灣觀眾而已。

馬斌並以Netflix進軍海外市場的經驗為例,因為Netflix理解到OTT就是要把最好的內容帶給最多的人,所以當他們美國市場還在成長的同時,就預見到在美國發展到一定程度後,下一步要往國際推廣。所以Netflix先選擇英國、日本等幾大市場試水溫,先瞭解海外OTT的狀況,再進一步到全世界一百幾十個國家落地。同時他們也投資很多成本在自製內容,目的就是要達到最多人來收看內容,並把市場不斷擴大,至於越多人加入會員後,要如何維持質量又是另一階段的事。

回到台灣,馬斌認為台灣其實很有條件,重點在於OTT業者要如何把觀眾群做大。馬斌以台灣兩個OTT平臺擴大觀眾群的方式為例,他提到台灣OTT的元老級平臺LiTV,最早先與電視製造廠商合作把LiTV內容嵌在電視裡,讓觀眾只要接上網絡線就能看到LiTV的內容,此做法某種程度上吸納到更多的觀眾群體;此外,LiTV還把早期台灣的歌廳秀節目放上平臺,並請業務加強對高年齡層的觀眾進行宣傳推廣,這一點也使LiTV成功擴展了觀眾群。

而KKTV則是主打韓、日劇,其擴大觀眾層的方式就是與現有的音樂平臺KKBOX進行整合。馬斌強調,台灣OTT業者應該找到自己的特色,並以“內容”為出發點去思考OTT的發展才是重點。

馬斌認為,這也是為何台灣電視台跨不過OTT界線的原因,目前仍沒有一家電視台的OTT成功發展,問題出在電視台思維想的就只是鎖定台灣客群,甚至認為只要把節目內容搬上網絡就叫OTT。但實際上並非如此,所以經營的方法跟思維是決定OTT能否成功的重要原因。

總而言之,網絡發達的時代,影視收視的模式也在改變。隨著OTT產業的興起,除了境外OTT落地對台灣產生危機意識之外,台灣OTT業者更應該思考如何跳脫傳統思維,不光服務台灣觀眾,更要以吸引與拓展全球觀眾為目標來進行策略擬定。如此,台灣OTT產業的體質才能益發茁壯。

※多維新聞授權提供

原標題:台灣OTT戰國時代 “內容”決定勝負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