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是兄弟」Netflix靠AI打垮電視 企業文化卻「殘酷」

美國串流影音服務公司Netflix,應用AI技術顛覆了傳統娛樂產業,為用戶解決了「應該看什麼」的問題;Netflix將人工智能演算套用在推薦引擎上,推薦的演算邏輯會把各項關鍵因素跟其他因素做組合,然後提出一系列和用戶興趣相符的電影,最後以評比積分高低為順序,自左而右排列在推薦名單上。

精準的內容推薦並不是一個新奇的功能,亞馬遜(Amazon)、臉書(Facebook)、Google都是蒐集用戶的行為資料,從瀏覽歷史來判定並推薦;而對Netflix來說,用戶在使用影音串流平台時,大多數都是漫無目的尋找能打發時間的內容,於是Netflix用機器學習 (Machine Learning) 來建立推薦演算法,他們首先記錄了電影的內容和所有可能的關鍵字,包括場景、擺設、情節、演員的名字和穿著、背景音樂、故事年代、畫面顏色、重要對話甚至看完後的感想,全部一一記錄下來,再用電腦分析歸納出上萬個「細分類」及「微分類」。

有了大數據的支持,接下來系統只要根據曾經觀看影片的特性,找出類似的影片,另外再找出喜好類似的用戶,藉此判斷其他用戶可能會喜歡的影片,推薦引擎會不斷將兩種模式交叉比對,最後產出為客戶單獨客製化的個人化首頁。

一如作家凱文.凱利(Kevin Kelly)在他的作品《必然》(Inevitable)一書中寫道,「Netflix的推薦系統有一個300人的團隊,並擁有1.5億美元的預算,但他們解決的是一個價值10億美元的問題。」全世界就只有Netflix成功做到了1.3億用戶的個人化推薦,而完成不可能的工作所帶來的報酬就是每年10億美元(約新台幣312億元)的收益。

Netflix不只打造出世上唯一的推薦引擎,企業文化也迥異於其他公司。(取自 Guilherme Pantaleão@Flickr)

Netflix的致勝關鍵除了傲視群倫的推薦引擎,還有他們迥異於矽谷其他公司的獨特文化,Netflix執行長海斯汀(Reed Hastings)在2009年公布了125 頁的簡報,描述了Netflix的工作文化,海斯汀直接道明,Netflix不會把員工當家人,其中兩句經典名言「我們不是一家人」(We Are Not Family)、「別跟我稱兄道弟」(We Don’t Want Any Bro’s)震撼矽谷文化,這裡的團隊只有一個任務,就是把每個人都推往不可能的極限,而且大家心知肚明,你隨時都可能滾蛋。這裡沒有包容,只有取代。

Netflix強調:「我們不看工作多努力或工時多長,我們只看戰果。」

根據網站「方格子」專欄作者「鱸魚」的整理歸納,海斯汀洋洋灑灑幾十頁針對Netflix公司文化的條文,大致內容如下:

公司沒有流程和法則。

我們拋棄所有的繁文縟節。

繁文縟節只適合管理笨蛋用。

你必須無時無刻不停地工作,不是周一到周五,也不是朝九晚五。

我們不追蹤工時,只追蹤進度。

休假沒有上限,穿著沒有下限──只要不是全裸就可以。

出差、餐飲、及公務報銷都不需要收據,要報多少自行決定。

我們給你全部的自由,但你也必須背負全部的責任。

我們付你無與倫比的報酬,不管盈虧都一樣。

報酬是看戰果,不是看年資。

我們只告訴你目標,不會告訴你如何達成。

我們只要超級英雄。

不加修飾到令人跌破眼鏡的程度,而同樣無法粉飾的是Netflix的巨大成功。2018年,美國有線電視共有3百萬用戶退租。有線電視和報紙、廣播一樣,正逐漸走向歷史的塵埃。有線電視退讓出來的市場,被Netflix蠶食鯨吞。2019年,Netflix的使用戶已經達到1.3億。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