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捨。戈卿兄走了。

/蘇建州《台灣立報》總編輯

戈卿兄走了。我認識他很早,那時我是TVBS的總經理特助,他是新聞總監。雖然他很資深,以管理者身分帶過的媒體很多,新聞圈很多人都做過他的部屬,但在同事眼中,他一直是瀟灑帥氣、思想靈活前瞻的人。

戈卿兄是世新大學《台灣立報》改版後首批邀請的「三十而立」——三十位撰稿人之一,改版後為我們寫了四篇文章,談的都是電視與新媒體的最新議題。他也獲世新廣電系聘請,擔任兼任教授級專業技術人員。兩星期前,世新新聞系的學生們還有幸聆聽了他對新媒體發展趨勢的深入分享。

戈卿兄走得突然,這是世新大學的損失,也是台灣傳播界的損失,真是天妒英才。戈卿

兄安息,世新的師生會永遠懷念你《台灣立報》社長游梓翔

吳戈卿教授是《台灣立報》改版後首批邀請的「三十而立」/三十位撰稿人之一,改版後為《台灣立報》寫了四篇文章,他的作品或是針貶時事,或是社會觀察,或是憂國憂民憂媒體,總是擲地有聲,就讓我們再次閱讀這四萹遺作,哀悼緬懷他的文采與智慧。

傳統媒體的功能社群化!》是吳戈卿教授於2017年4月18日在《台灣立報》發表的第一篇文章。內容主要關注觀衆/讀者的變心,遊戲規則的改變,過去傳統媒體自豪的「守門人」、「設定議題」光譜逐漸褪色,吳戈卿教授這篇文章深刻地剖析內容、平台的競與合,看看趨「同溫」的使用者、居「主導位置」的平台/社群媒體,以及憂「與狼共舞」的傳統媒體,三者如何解構與重整,文章對傳統媒體的功能社群化問題有精闢的觀察。

電視世代的焦慮與不安》是吳戈卿教授於2017年6月7日在《台灣立報》發表的第二篇文章。當時台灣媒體有幾則針對「台灣xx,對岸xx」的系列新聞報導,觀眾與輿論萌生焦慮、不滿與失望。從一帶一路、大數據博覽會去對照豬哥亮、滷肉飯節確實是張飛在對打岳飛。吳戈卿教授因此撰文建議讀者可以透過有許多其他「當下、立即、主動」的管道,例如國外新聞網站,是瞭解涉外新聞和學習新知的替代選擇。試想閱聽習慣變了!獲取新聞資訊變了!廣告主對電視新聞時段的廣告價值也會重新評估,電視新聞的產製、安排、呈現和收視率思維仍要不變應萬變嗎?

谷歌大秀脆弱的阿基里斯腱》是吳戈卿教授於2017年9月27日在《台灣立報》發表的第三篇文章。當時媒體針對Google和Apple 爭天下有許多相關的新聞報導,對於兩強之爭的勝出者會是「以軟(體)帶硬(體)」的Google?或是「以硬帶軟」的Apple?吳戈卿教授提出一個很有趣,很貼切的類推說法,稱之為「阿基里斯腱」。掌握軟體(作業系統)市場優勢,強悍巨人如Google 者,還是有脆弱而易受傷害的阿基里斯腱:「智慧手機載體」,苦於無法如Apple 推動商業化軟體生態鏈。買HTC 研發團隊Facebook會是Google 重新修補脆弱的阿基里斯腱的解方?台灣會成為谷歌振興招牌的一章序文?故事才要翻開封面,劇本充滿未可預知的挑戰!

凱擘,還是要對著自己下重手!》是吳戈卿教授於2017年11月22日在《台灣立報》發表的最後一篇文章。11月中旬,有線電視系統業者凱擘宣佈,2018年起專心扮演平台的角色,不再代理有線電視頻道,吳戈卿教授特別針對事件始末和後續影響撰文評論。有線電視在台灣發展了二十多年,「吃到飽」的收費方式,看似便宜,卻因劣質頻道太多,肥了系統,苦了民眾。但推「分組付費」,不管要向上分級,向下分級,那些頻道列基本頻道?誰該和誰同組?由誰來決定?還是民眾自由挑?問題很多,有線電視業者也抗拒變動,但在萎縮的市場,如果只求穩定,「那就是穩定的死亡」,看來電視生態真的該要有大變革了!

永別了,我親愛的朋友! 

26240195_10155829330502906_7082625596587144822_o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