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PAYTAYAY NO WAWA 死者的孩子》極具詩意 都市原住民的記憶漂流與回返之路

甫以《瘋人院之旅》、《來自清水的孩子》分別奪下2021台北國際書展大獎的慢工文化,常年耕耘多元原創圖像小說,亦擅長培育年輕創作者。慢工於2月1日推出2021年首發作品《MAPAYTAYAY NO WAWA 死者的孩子》。該書由1989年出生的新人畫家偕志語歷時三年創作而成,以其私密的家族記憶為題,在如夢境般的意識漂流中,尋找當代都市原住民的認同,是一本極具詩意的散文式圖像小說。

《死者的孩子》作者偕志語。(攝影:梁家瑋,慢工文化提供)

《MAPAYTAYAY NO WAWA 死者的孩子》的創作起點來自偕志語的個人生命經驗。偕志語的爸爸是原住民,媽媽是漢人,他從小出生、成長在新北三重,只有在逢年過節才會回到父親的家鄉花蓮豐濱。父親離世後,偕志語成了祖母口中的「死者的孩子」,父親對他來說,是神秘且陌生的存在,而即便從小就因深邃的五官被指認為原住民,他與父親的原生文化卻相當脫節,同時也缺乏認同。 

機緣下,偕志語被安排到花蓮豐濱服兵役,開始追索關於父親的謎團:父親留下的軍旅日記、一場為父親帶來心臟病的童年高燒、父親佛教信仰與家族基督教信仰的衝突、父輩部落青年的勞力輸出⋯⋯並嘗試用圖像小說的方法表達。慢工文化找來同為原住民的作家馬翊航,及漫畫家曾耀慶,分別擔任腳本顧問與圖像指導,歷時兩年打磨,陪伴偕志語完成《MAPAYTAYAY NO WAWA 死者的孩子》。

圖像小說《死者的孩子》。(慢工文化提供)

本書文學性格強烈,灰黑色調渲染的陰鬱曖昧氣質,筆觸則如海洋般濕潤而深邃。主編黃珮珊表示,《MAPAYTAYAY NO WAWA 死者的孩子》是一本相當赤裸的圖像小說,「雖然是私密的情感與記憶,但放在台灣的歷史脈絡下,反而更具公共性。」畢竟,這條充滿迷霧的尋父之路,同時也是作為都市原住民的偕志語,尋找自身原鄉的回返之路。

《MAPAYTAYAY NO WAWA 死者的孩子》於2月1日起在全台實體/網路通路上市,未來亦將於全台陸續舉辦講座活動,更多資訊請關注「慢工出版」Facebook專頁。

圖像小說《死者的孩子》。(慢工文化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