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東西方工藝歷史 藝術家蘇孟鴻新作以砂紙「除皺」提問

以挪用與取樣中國傳統花鳥畫,被大眾熟知的藝術家蘇孟鴻,將於5月8日在台北耿畫廊舉辦新作個展「異己國情調」。延續著2019年「香奈兒」個展中的繪畫語言,蘇孟鴻新作持續用傳統花鳥畫和其裝飾紋樣作為視覺符號,不斷追求其工藝寫實的物象。同時,作品以平塗與絹印手法一層一層堆疊,再將其重複打磨,試圖消弭顏料本身物質性,也隱藏藝術家在創作中的身體勞動過程及時間性。

挪用、模寫、推疊、磨平,如果說我們在朗世寧的畫風中看見中西合筆,蘇孟鴻則是從模擬變塗、螺鈿甚至掐絲琺瑯等工藝技法去處理顏料的物質性呈現,回應東西方工藝歷史的重新配種。從明暗、遠近、透視到黑、綠、紅、金等平塗裝飾性壓克力繪畫,藝術家以砂紙打磨「除皺」,弭平那畫布上的物質顏料,也對資本主義中的藝術生產畫上一個問號,如此綺麗的作品是否也因著表象與本質的歧異,絢爛的引誘失焦?

藝術家蘇孟鴻將於5月8日在台北耿畫廊舉辦新作個展「異己國情調」。(耿畫廊提供)

本次個展,作品「有透視的風景之一」、「有透視的風景之二」取自唐卡畫布繃製的技法,將外銷西方的風景畫繪製於畫布上,與另一面絹印上的「芥子園畫譜」之文人貴族品味相互呼應。兩種佈景似樣板模組化的方式並列,實質又以物件之形式與觀者對峙,文化與文化之間的認知轉換反而是被消費的內容。可視之物會使觀者在審視過程中形成內在的理解系統,同時打開多個時間向度。

無論是表現性的姿態或是裝飾形的拼貼,蘇孟鴻「異己國情調」已然在喧鬧中拔出一只觀照著外來物的鏡面,觀者在並置且多義的異質空間裡指認文化、雅俗,也包括自「己」參與式的投入。從蘇孟鴻在繪畫、絹印版畫、裝置與雕塑的創作歷程,可看出他試圖將中國傳統的花鳥畫改造成一種艷俗浮誇的視覺圖象,或者用立體裝置的方式,將它們變成一種更感官訴求的文化符號,並持續帶領觀者向生活、向社會提問。

藝術家蘇孟鴻將於5月8日在台北耿畫廊舉辦新作個展「異己國情調」。(耿畫廊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