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何翔宇在台首展 《掛得比較低的果實》展出多元化創作

TAO ART 欣然呈現何翔宇在台灣的首場個展《掛得比較低的果實》,由柏林當代藝術中心(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s)創始人暨總監法比安·舍內希(Fabian Schöneich) 策劃。展覽匯聚了何翔宇近年的重要作品,包括具有高度觀念性、以身體感知作為媒介且歷時多年的「口腔計畫」、「檸檬計畫」,以及特別帶來兩件分別以不鏽鋼及蠟製成的具象雕塑作品與 TAO ART 胡不堂收藏中的一件宋代木雕並置,展現藝術家多元化創作實踐的面向,也透過作品與作品、作品與人之間產生的連結,帶來一場關於語言、溝通、知己及友誼的感性討論。

何翔宇出生中國東北,曾在瀋陽求學,並先後於北京及匹茲堡生活,現居德國柏林。他是目前在國際當代藝術界最活躍的中國藝術家之一,曾於 2019 年獲選為威尼斯雙年展中國國家館代表藝術家,曾參與過里昂雙年展、上海雙年展、橫濱三年展、釜山雙年展等;也曾在北京 UCCA 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上海油罐藝術中心、香港 Para Site 藝術空間、柏林 KW 當代藝術中心、巴黎龐畢度中心等機構展出。

作為一位 80 後的中國藝術家,何翔宇經歷了中國社會、經濟和國際關係巨變,他的創作實踐從自身的獨特文化經驗出發,運用繪畫、雕塑、裝置、影像及出版等媒介,往往涉及寬廣的時間跨度和創作規模,對政治及歷史提出個人的回應與詰問。

這次展覽焦點是一件色彩濃郁、以 32 幅繪畫組成的《Palate Wonder 32-1》(2022),屬於何翔宇自 2012 年開始發展的「口腔計畫」系列作品的一部分。他居住於美國匹茲堡時期所感受到的溝通困難,引發了一種對自身感覺的關注,因而察覺說話時舌頭會觸及上顎的狀態,是說母語時很難體會的。他將這種親密而短暫、不可見的肉體感受轉譯為繪畫。策展人認爲這件作品中的「抽象形式使得再現和具象之間的界限消失了,即使觀者仍可在不同的區塊中隱約辨識出某種形態。」

小展間裡的作品《Family》 (2020) 乍看之下彷彿是兩把一模一樣、從教室中移動出來的椅子,但仔細一看,這兩把椅子都有著明顯磨損、各種塗鴉和刻痕,左方椅子的右前腳和右方椅子的左前腳被截斷,但在椅子缺失的下方卻有著同一把完整椅子的袖珍版。這個作品乘載了關於教育的想法,呈現出兩個成年人與兩個小孩的典型家庭模式,上頭的刻痕和塗鴉,指向一種原初的溝通欲望。

在另外一個展間裡,宛如暮色的光線呈現出神秘寧靜的氛圍,三件媒材迥異,時間橫跨千年的具象雕像,包含何翔宇的《Study of Elephant》 (2021)、《Mia》(2021) 以及一件 TAO ART 胡不堂藏品中的「宋木雕阿難尊者立像」,讓不同歷史脈絡中的再現形式產生對比與對話;昏暗的燈光進一步地強調了表面肌理的差異,其中《Mia》以蠟鑄造,阿難尊者像以脆弱的木頭手工雕刻而成,而大象雕塑則是以象徵著永恆的不鏽鋼製作。

傳統上雕像時常刻畫神祇、宗教、軍事或社會上的重要人士,但何翔宇卻將他朋友們的形象轉化為雕塑,投射個人的情感;《Mia》這件作品希望促使觀者思考的是,對他們而言重要的人是誰?阿難尊者為佛陀大弟子,在佛教史上佔有特殊地位,其造像代表的是對重要宗教人物之刻畫;而大象則作為前述兩件雕塑之間的中介,在中國的圖像系統中象徵著機敏、能量和自主權。

而在展覽中,也可以看見何翔宇最為廣為人知的「檸檬」系列繪畫作品。大範圍塗上黃色顏料的紙本作品上,透過留白與鉛筆勾勒檸檬的形狀,創造出彷彿移動、閃動的獨特視覺感受,產生了暈眩幻覺,而黃色與檸檬的連結,將視覺轉化成味覺,好像在口中創造出一種酸味的體驗。除了繪畫之外,這次也將展出《Lemon Pickers》 (2017) 這件雕塑裝置,乾硬甚至彷彿發霉的檸檬散落一地,十分擬真。何翔宇這系列的探索也延伸出《Yellow Book》這本關於檸檬和黃色之多重含義及功能的百科全書,其中深入探討了與黃色相關的歷史、心理、醫學和文化意義,尤其是其在跨地域、跨文化的全球連結和共通性。

80後中國藝術家何翔宇在台灣的首場個展《掛得比較低的果實》。(TAO ART提供)

策展人 Fabian Schöneich 表示:「藝術家的作品和創作取徑受到多方面的影響。他的出身地就和他後來居住的城市及國家同樣重要。自然是家庭塑造了你,但隨著時間推移,更常陪伴著你的是朋友,在某些時候更是朋友補足了你的家庭。此外,還有溝通,也就是我們如何表達以及如何彼此交流,我們是否相互理解並試圖理解。無論是身處小型社交圈抑或陌生的文化,我們始終承受著影響,且又各得其所。這種人與人之間的聯繫和互動是何翔宇作品的核心。」

TAO ART 創辦人 Vicky Chen 表示:「從 TAO ART 創立以來,翔宇的作品一直有在空間展示,大家都對他觀念性的繪畫作品「檸檬」系列感到印象深刻,我們藉由這次的機會,將更完整的系列作品,更多的面向,來介紹翔宇給台灣的觀眾和收藏家。這也是 TAO ART 成立以來一直在努力的方向,希望可以將國際當代藝術分享給台灣的觀眾,作為國際和台灣之間的藝術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