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神秘的小盒子!機上盒改變電視生態

前言

隨著數位與寬頻越趨成熟的環境,影音內容的呈現平台與接收工具更為多元發展,許多人熱衷於使用電腦、手機或平板的路徑接收電視內容;同時,經由數位機上盒下載或點選節目的追劇行為,也自然更為頻繁。

上個月中,主管機關基於市售機上盒具有Wi-Fi或藍牙的無線射頻功能為由,依電信法第49條第3項規定,取締違反電信管制射頻器材的機上盒廠商,以確保無線電波的秩序。因此,本文嘗試進一步探討,在電視機、電腦或手機與移動面板旁,經常被忽略的機上盒所扮演的角色。

重新檢視機上盒的功能

電視機上盒(STB)是一個連接電視機與訊號源的中介裝置,其名稱有解碼器(IRD)、電視棒、數位視訊轉換盒與智慧電視軟體平台機上盒等。過去的機上盒可分無線數位、類比有線(含無線類比)二合一,以及數位有線外加晶片卡的設計;其輸出規格包括AV輸出接續一般電視機、VGA輸出接到電腦螢幕,或USB介面接主機的錄影模式,進而附加其他遊戲機(例如XBOX)聯網服務,如Google TV或Apple TV的智慧型聯網電視(Smart TV)等。

簡言之,機上盒從最早只是扮演單純選台器(又稱調諧器TUNER) 的功能,進化到具有選單設定、電子節目表單(EPG)的數位機上盒;以及更現代的即時錄影 (PVR) 功能,可讓智慧型手機、平板電腦與數位機上盒連線,讓用戶可跨不同裝置收看電視內容;甚至將手機、平板電腦上的內容分享至多螢分享(Home Play)型式,讓機上盒延伸到數位家庭應用服務的場域。

從多螢分享與智慧家庭應用型的服務,例如購物(T-Commerce) 與家庭銀行業務(Home Banking),逐步衍生為家庭多媒體軟體平台(MHP);讓家中影音多媒體互動結合機上盒的功能,形成自有的專屬 (Walled-Garden)式的平台。

機上盒與市場的對話

觀察當下機上盒的配件其實大同小異,除了內附HDMI與常用的APP之外,所附加的功能,大多可延伸與智慧家庭結合的需求。基於市場與消費的訴求,機上盒廠商常有推陳出新的服務。

Z世代的人常說,想看電影就看電視貓、想看影集就到YouTube;智慧機上盒的商業用語更提及,為何不讓家裡的電視變成 Smart TV,讓消費者主宰電視成為事實。基於科技總是來自人性的需求,機上盒設計了可預選影音、遊戲或購物,其實是件市場的合理反映;亦即,只要有連線上網的環境,不需要電視或電信運營商的支援,就可在電腦、手機、平板、智慧型電視等裝置,在機上盒中安裝或直接下載應用程式即可收到視訊的OTT服務,包括Google媒體串流播放器Google Cast、myVideo、愛奇藝、friDay、LiTV、KKTV、Vidol、香港TVB電視大大APP與Netflix等平台皆屬之。

智慧型數位機上盒結合App和上網功能,能直接在電視上下載Google Play的App,用簡易模式搜尋網路短片,進行影音與遊戲的串流,實現在大螢幕上玩手機遊戲;另則,諸如BANDOTT便當4K智慧電視機上盒和小米盒子,目前都可透過Google Cast功能,可將手機的畫面投射到電視,成為具特色的商品。

機上盒面對智財權與程式介面管理的議題

OTT網路應用服務的來臨,透過機上盒看電視、下載電影或追劇者自然增加,也促成許多標榜免費看到飽的數位機上盒服務不斷衍生。其實這些影音內容大多屬未授權的盜版網站,僅將內容上傳到免費平台如 YouTube 或 Daily Motion,直接利用BT(Bit Torrent)的P2P網路傳輸協定技術下載且同步進行上傳,由於此一因涉及同時散佈的行為,當然已違反著作權盜播的規範。

然而OTT服務常見的爭議,除了內容授權的問題之外,其MHP經營的傳輸與程式介面,在傳輸過程潛藏著另一難以解決的危機,也是機上盒的重要發展議題。亦即, MHP平台基於標準化的需求,必須提供傳輸格式協定、共通應用程式介面(API),營造產業價值鏈,包括服務供應商、內容供應商、硬體設備製造商、軟體服務供應商等,都需藉由共同的標準與服務,以求降低產品的開發時程與風險,促進產業的發展與活用。但是,這類具雙向功能數位機上盒的條件式接收系統(Conditional Access),經常會涉及對收視者認證或專利技術乃至商業機密的問題,經常遊走於法律的邊緣。

結語

綜合上述,也許有個推論是可以成立,那就是機上盒這個工具,將永遠不會消失。主要的原因是,消費者的慾望永遠很難滿足,而科技的創新就在藉由滿足消費慾望,在兩者相互依賴的過程,有些短暫又未能立即内建(build-in)於機器中的功能,機上盒就是最好的中繼站。

※作者為世新大學副校長

原文刊載於Yahoo論壇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