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專欄|名家觀點】管理創意,內容為王,讓故事被看見-湯昇榮

走進湯昇榮在「瀚草影視」(後簡稱:瀚草)的辦公室,沿著牆立滿他從2016年加入後經手的影視作品海報,從第一部《麻醉風暴2》一直到立下歷史戲劇標竿的《茶金》,幾乎每一張都集滿華麗卡司的簽名,彷彿標誌他在影視產業豐富的經驗積累。在他身後則是一面書櫃,影視書籍從短片製作、導演功課到最新趨勢VR無所不包,書籍類型橫跨歷史、文學、文化,隱隱暗示湯昇榮對世界豐沛的好奇心。

在業界人稱「湯哥」的王牌影視製作人-湯昇榮,回想起童年往事總笑說「我是個奇怪的小孩」,成長在苗栗、身為客家人的他,鄰家卻是軍營和眷村,因此總是和外省小孩玩在一起,還曾有父親的軍醫朋友會帶著歌仔戲女伶偶爾到家裡唱戲串門子。其實早在5、6歲就開始接觸影視文化的他,家裡不但是全村第一個擁有彩色電視機的家庭,更住在電影院附近,「去電影院就像走灶腳一樣。」音樂聽得不少、電視節目無所不看,更喜歡翻閱各式各樣的報章雜誌,圖像化吸收各種雜學知識,養成他敏銳而多重的觸角。直至今日,資訊爆炸的時代,他更是跟上每一個潮流趨勢,早在Podcast如雨後春筍蓬勃前,他就開始聽國內外Podcast內容,聽到現在都以2倍速播放來快速吸收新知,「其實快速聽,可以更專心」湯昇榮笑著說,這幾年終於可以漸漸擺脫「資訊焦慮」。

瀚草文創GrX董事長——湯昇榮。(圖片提供/瀚草文創GrX)

從第一線記者到節目經理 看見土地的故事

湯昇榮自言是個「先廣,才深」的人,「我都是先什麼都接觸,先廣;深化的內容是慢慢累積的。」在影視產業深耕數十年,他自我修煉的腳步一直沒有趨緩,每一個成就都有他過去的累積。

就讀世新大學廣播電視科(現為廣播電視電影學系)時,湯昇榮遇上電視台正蓬勃發展的時代,當同學畢業後紛紛搶進電視圈工作,他卻選擇在宜蘭擔任地方記者,「站在第一線,跟土地的脈動是最接近的,兇案現場得去、哈密瓜田也去,大大打開了我的視野。」

湯昇榮笑稱過往「看得寬」的記者生涯積累,讓他現在擔任管理職時總是「管得寬」。回台北在電視台工作後,最高紀錄曾手上同時有9個節目在進行,兒童、音樂、Call-in、料理節目都做過,也製播大型晚會、直播節目。

1997年湯昇榮開始在大愛電視台擔任總監,除了做客家節目、也做原住民節目,在相對冷門、小眾的平台中,他認為更有多方嘗試創新的機會。在客家電視台擔任副台長與節目經理時,因為相對沒有包袱,讓他可以大膽嘗試突破性的節目,在偶像劇當道時,他就嘗試做篇幅短的類型劇,也讓客家電視台的節目走向國際,並採用優秀、具有實力的劇場演員演出影視劇集,像是吳慷仁、温昇豪、莫子儀、嚴藝文、謝瓊煖等,培養至今仍非常活耀的明星演員。縱然客家電視台的資源並不豐盛,但他相信「Content is always king」,選擇投資在劇本開發,花幾年的時間熬一部好的劇本,對他而言,比貿然將資金直接快速的投向拍攝風險小得多。

在70年代台灣電視台開放的當口,湯昇榮選擇在宜蘭地方電視台擔任第一線記者。(圖片提供/瀚草文創GrX)

趨勢觀察 超前部署 找到發力點的關鍵思維

湯昇榮似乎都碰上了對的時機,無論是電視台正要起飛,或台劇浪潮襲來。「時勢造英雄或英雄造時勢,我覺得是相輔相成的。」湯昇榮認為最主要的是趨勢的掌握和執行力。在客家電視台時,2007年,他剛接觸HD拍攝的技術,就決定立刻實踐,爭取每集額外6-8萬HD製作成本,自製第一部HD規格作品《大將徐傍興》。直到10年後台灣HD普及時,客家電視台早已準備好海量高規格的節目內容可以立刻提供播放,搶得了市場先機。

全球串流平台龍頭之一Netflix於2016年進場台灣,同年湯昇榮加入瀚草影視,頭一年他就把目標放在「把節目內容推上國際平台Netflix」,3年後,影集《誰是被害者》實踐了他的野望。2008年在客家電視台著重劇本的策略,也讓他在瀚草後成立英雄旅程公司,2018年,讓瀚草、英雄旅程共同經營「野草計畫」,持續養育好的故事。湯昇榮觀察到韓國影視近年的成功,除了國家戰略資源傾力推動下,「學習美國的影視工業化管理模式更是關鍵」,因此他結合在電視台擔任主管的管理經驗,推動瀚草以系統化的工作模式來「管理創意」,建立紮實、穩定的工作模式,希望透過嚴謹的管理讓內容能夠被量產。策略思考、趨勢觀察是最重要的。如果可以看得更前面,就可以走到好的境界。

這幾年台劇大爆發,高品質、高收視的戲劇作品盡出,湯昇榮經手的戲劇就有《火神的眼淚》、《茶金》、《麻醉風暴2》在列。同樣的,他看到的是趨勢。「《麻醉風暴2》以不同於以往偶像劇主流的路線,打造職人類型劇,在無線台和有線台聯播,皆獲得好的口碑與收視率,讓製作與觀眾兩端都對台劇有更多想像。」

《麻醉風暴2》對湯昇榮而言是至關重要的作品。台劇爆發與OTT平台的興盛有密切的關連,他也觀察到產業版圖的移動。過往由電視台掌權製作戲劇的模式已經逐漸轉為「由下而上」,由製作公司主導、製作出高品質的戲劇,獲得好口碑和收視率,再回頭讓電視台、投資者對非偶像劇的台劇有更多信心投資,政府更樂於給予補助,加快量能。

2019年懸疑推理類型影集《誰是被害者》(右上)成為首部登上Netflix的自製台劇,為未來「台劇大爆發」率先開路,《麻醉風暴2》(右下)是湯昇榮在瀚草經手的第一個影集作品,講述歷史、茶業與女性議題為主軸的時代劇《茶金》(左)曾創下7個合作影音平台流量冠軍。(圖片提供/瀚草文創GrX)

在影視武林中 披荊斬棘 開展格局

在瀚草耕耘了幾年,湯昇榮也開始想把瀚草帶往另一個境界,將瀚草影視升格為「瀚草文創GrX」。化用當初經營電視台的思維,他希望把瀚草這間製作公司當作平台來經營,尋找更多的夥伴製作內容,並且持續用紮實的管理方法同步開發、進行多種案子。今年,瀚草也發起私募基金「合影視」,目的是解決影視製作的資金周轉困境。

面對趨勢,湯昇榮想要掌握;當時機來臨,他不落人後;甚至面臨限制與困境,他都能找到破口。「如果這是一個有個大門派的武林,每個派別的作法不同,我們想要達到的境界也不同。」湯昇榮說。


【本文經臺北文創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
※關於臺北文創
臺北文創深耕文化創意領域多年,以「發掘與培育文創人才」為設立宗旨,為了鼓勵所有創作者,自2015年於官方網站推出「名家觀點」線上專欄,訪問來自音樂、影視、藝文、設計領域,具影響力的文創工作者,內容聚焦在人物對產業及自身經歷的觀點分享。
※本文為個人觀點,不代表《立報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