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動輔具助溝通!目目非營利讓失能孩童重拾表達自我的權利

「以前我們連孩子想要什麼、不想要什麼都不知道,完全沒辦法溝通啊!」
「接觸眼動科技之後,我才知道我的孩子也有無限可能、也有學習一技之長的能力!」

當同齡孩子用雙手翻故事書,肢體失能的重度身障孩子卻連向外表達情緒的權利都被剝奪,對於未來,他們難以擁有想像,而外界對他們「只能被照顧」刻板印象,也阻擋孩子發展的無限可能。

「目目非營利」是全台灣第一個、也是目前唯一以「科技輔具─眼控軟體x眼動課程系統」提供客製化個案服務的非營利組織,透過眼動課程協助因惱性麻痺、罕見疾病、小兒麻痺,或意外癱瘓的重度身障孩子們,使用「雙眼」與「眼動輔具」與外界溝通,讓孩子擁有表達自己的機會,為自己撕下刻板印象的標籤。

全台重症孩童教育認養即刻啟動,目目非營利透過眼動課程,幫助重度身障孩子重拾表達自我的權利。(目目非營利提供)

為了將服務帶到台灣的各個角落,目目非營利推動「重症孩童教育認養」專案計畫,要讓更多孩子透過專業的科技輔具與師資,為自己撕下什麼都不懂的標籤,打下自己想說的第一句話。「重症孩童教育認養」群眾集資計畫  https://backme.tw/ref/ahDvN

在眼動課程裡,孩子們透過「雙眼」與「眼動輔具」重拾自主權

在小小的台灣,其實有 10 萬名重度身障孩子,數量遠比想像得多。「溝通板」是他們和世界溝通的唯一一扇窗,但器材的侷限性高、操作緩慢且不精確,易讓孩子與照顧者疲乏、形成溝通的高牆。孩子們無法透過自己發聲,也難以藉由行動與外界互動,因此常被社會大眾忽略他們其實也有自主表達、教育權利的需求。

用最溫柔的科技,翻轉孩子的逆境

經過 5 年的研發測試,改變重症患者「視」界的眼動科技終於誕生。透過視線的移動如滑鼠般操作螢幕,帶領重症孩子透過雙眼「說」出細微的感受、證明認知能力,重拾融入社會的機會。

2020 年,目目非營利完成了1990趟奔波,把眼動科技的溝通課程帶進鄉鎮,200 位身障患者重啟溝通橋樑,重拾學習機會。在眼動課程裡,因特殊兒的個體差異大,除了系統性的課程分級之外,還會針對孩子的成長歷程編輯適合的教材,在一對一的教學中,為身障孩童提供最完整的眼動教育服務。並同時培育在地眼動師資,由當地眼動師資延續孩子們的課程,解決偏鄉教育科技輔具資源不足、不普及的現況。

只要相信,重症孩子也能擁有與參與社會的機會

年幼即被醫生判定為植物人的以安,原本不被旁人看好,但當以安接觸眼動課程後,在眼動老師一週一次,延續兩個月的引導下,她透過靈活的「雙眼」控制電腦上的游標,清楚地讓身邊的人了解心裡的想法。有一次,眼動老師問以安:「台灣的國旗是哪一個呢?」以安眼睛盯著「台灣」的圖卡回答,媽媽看到這一幕又驚又喜,「原來她都懂!」媽媽感動的說。

在金門的欣欣,雖然腦性麻痺讓運動機能受到阻礙,但她的認知能力和同齡層相比,並無太大差異。當地老師耐心地引領欣欣,透過「眼動滑鼠」製作 Power Point(PPT)介紹自己的校園,有誰能想到,欣欣有一天能用眼睛製作出 5、6 頁的 PPT。 訓練過程雖然跌跌撞撞,但家人和老師伴在欣欣身邊。「遇到困難,要堅持下去,永不放棄。」欣欣用堅定的眼神打出這句話,這是一句放在內心已久的話,是對家人的感謝,和找到自主表達的感動。

插著鼻胃管的重度肢體障礙孩子,透過炯炯有神的雙眼操作電腦,這是她第一次透過自己的意志,清楚地讓大家知道「我知道媽媽是誰喔」。(目目非營利提供)

擁有新穎的科技,卻仍有 95% 身障孩童在等待資源

由於重症孩子在課程中可能出現各式突發狀況(例如:癲癇、張力⋯⋯等),因此眼動老師需由具備物理/職能/語言治療師/特教老師等相關復健治療與特教背景人員擔任,然而,全台灣只有3位正職眼動老師,在師資吃緊的情況下,老師還需要每週前往各個縣市,提供一對一的眼動課,再加上偏鄉交通不便,人力成本更是加倍。孩子們的成長正在與時間賽跑,0~6歲為孩童的黃金療育期,等待的時間遠遠不及黃金時間流失的速度,一但耽誤黃金期,孩子的成長歷程只能停滯不前。

把握早期療育黃金期,每一刻都彌足珍貴

全台有 10 萬名重度肢體障礙孩童正等待眼動課程,目目非營利投入眼動科技專業,讓孩子重拾與世界溝通的機會,唯有透過社會大眾的支持與關注,才有機會消弭孩子身體條件與教育資源的差距,撕下社會對身障者的既定標籤,支持本次集資計畫還可獲得《阿目》帆布袋、小方巾、徽章、以及 Eye 環保飲料袋等回饋品。「重症孩童教育認養」群眾集資計畫 https://backme.tw/ref/ahDv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