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南女中學生一手包辦史料、插畫 繪下白恐受難者丁窈窕故事

「我媽媽不是壞人,不要槍斃她」,這是白色恐怖受難者丁窈窕被槍決那天,女兒所說的話,而丁窈窕的故事,也將在臺灣解嚴近三十年後,以全臺文形式撰寫成歷史繪本《樹á跤ê自由夢》。

臺灣近代史上長達近 40 年的白色恐怖時期,當時高達數以萬名的無辜民眾受到迫害,而來自臺南的丁窈窕就是其中之一,她在高中畢業後到臺南郵局任職,卻因受到臺南市委會郵電支部案的牽連,在身懷六甲時入獄,1956 年遭槍決,結束一生。

為了讓眾人記得這段心痛的歷史,丁窈窕的故事由四位來自臺南女中的學生,以全臺文撰寫成繪本《樹á跤ê自由夢》,用溫柔筆觸繪下當年的故事,帶領眾人從丁窈窕的的視角再走一回青春,並同時於 7 月 21 日發起「丁窈窕全臺文繪本《樹á跤ê自由夢》母校認購計畫」,希望透過故事把歷史交棒給下一代,並將繪本送進全臺 1000 所學校,讓人權觀念扎根在學弟妹的心中,更多計畫內容可參考官網:https://backme.tw/ref/9NU2W

認識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中的「她」!丁窈窕因政治案件命喪槍口

1927 年丁窈窕於臺南市出生,畢業於臺南第二高等女學校後便赴臺南郵局工作,1951 年與郭振純相戀,原訂有婚約,但因對方投身社會運動,擔心彼此拖累而解除婚約,當時正值青春年華的她,卻受到「臺南市委會郵電支部案」牽連而入獄。

在獄中丁窈窕已懷有身孕,隨後在獄中產下女嬰,有天她抱著女兒到醫務室時,碰巧遇上因叛亂罪遭逮捕的昔日伴侶郭振純,丁窈窕自知死罪難逃,並告訴他隔日會在放風場的樹下留一只香菸盒,要郭振純記得去撿,隔天,郭振純果然撿到了那枚香菸盒,裡頭裝著一封訣別信及一綹頭髮。三年後,丁窈窕以「特別接見」為由帶出監牢,並且被迫與女兒分開,雖然當時女兒不斷哭鬧:「我媽媽不是壞人,不要槍斃她」,無奈丁窈窕最終仍遭槍決。

丁窈窕曾說,在臺南女中的日子是她人生最快樂的時候

多年後,回歸社會的郭振純想起丁窈窕曾說,在臺南女中的時光是她人生最快樂的時候,因此郭振純便將她的頭髮埋在臺南女中操場旁的金龜樹下,這棵樹之後也被命名為「丁窈窕樹」、「人權樹」。

不幸地是,在 2015 年 8 月,臺灣遭蘇迪勒颱風襲擊,金龜樹遭折斷,當時樹倒的消息伴隨過往故事在網路上傳開,丁窈窕終於從眾人的記憶中甦醒,隨後,國家人權館籌備處主動出面協助搶救,在文化部出資下,金龜樹得以搶救回來。

丁窈窕(右)曾說,在臺南女中的時光是她人生最快樂的時候,因此郭振純便將她的頭髮埋在臺南女中操場旁的金龜樹下(左下),這棵樹之後也被命名為「丁窈窕樹」、「人權樹」。(丁窈窕繪本創作小組提供)

臺南女中四位學生包辦史料與插畫 將學姊青春化成一張張作品

大約在 2013 年前後,臺南女中教師林秀珍與一批臺南女中的學生開始構思如何讓更多人知道學姊丁窈窕的故事,但在當時的氛圍下,不只這個人物故事鮮為人知,連「白色恐怖」、「轉型正義」議題亦少被關注,推廣上倍感困難。直到 2016年,為了擴大推廣丁窈窕故事,臺南女中學生啟動繪本創作計畫,希望能讓更多人認識丁窈窕。

丁窈窕的背景與女性不同的社會身份、生命史嚴密交織,橫跨了女學生、職業婦女與母親等多種身份,四位臺南女中的學生蔡喻安、王亮文、謝沂珍與鄭韶昀,一手包辦史料、臺文及插畫,將學姊的燦爛青春,化成一張張作品,將白色恐佈剛硬的敘事,放進繪本柔軟易懂的載體上,提供八歲以上的孩童閱讀。

關於《樹á跤ê自由夢》臺文繪本,作家朱宥勳表示:「這本臺文繪本完全由年輕人自己主導、自發性地要搶救記憶,她們想要告訴孩子說有一個人、有一件事情是值得記住的。」因工作上認識的人而受牽連,是威權統治時期的代表性案例,過去談及白色恐怖時,多集中於男性政治犯,卻忽略掉受牽連的女性,對此,朱宥勳也說:「丁窈窕的故事是一個讓我們理解女性白色恐怖政治犯的契機。」

丁窈窕全臺文繪本《樹á跤ê自由夢》盼能藉此故事將人權觀念向下扎根,進入到親子場景中,用最鮮明的方式走進孩童心中,將故事交棒給下一代,推動「母校認購計畫」,邀請大眾一同將加入,將繪本送進全臺 1000 所學校,並製作臺語有聲版的繪本,讓更多人聽見這個故事。除此之外,更希望有機會能與臺南新芽合辦一到兩個月的工作坊,培力年輕女性投入公共事務與政治工作。更多丁窈窕全臺文繪本《樹á跤ê自由夢》母校認購計畫內容可參考官網:https://backme.tw/ref/9NU2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