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專欄|新星獎】電影的眼光將投向何處?2021年新北市學生影像新星獎劇情片組之幾點觀察

疫情來襲,全世界都還處於一場嚴峻的對抗中。電影製作數量銳減,影展的形式也在近兩年的摸索中,逐漸找到新的平衡。在台灣,還能舉辦針對學生的影片競賽實在不易,今年的新星獎也因此格外讓人感覺珍貴。

作為一場比賽的「守門員」,最有價值的是,面對沒有太多資源的創作者,看他們如何用精簡的手法,表達內心巨大深刻的感受;同時,要如何在眾多的參賽作品中,挖掘出作品的獨特性(而不僅只是被個人喜好綁架)則是「守門員」的難題。創作很主觀,審美更是,尤其不同的出生環境、學養歷練,也會造就不同的品味,深怕自己的「知識障」,辜負了任何一部用心的作品。

本屆劇情片整體水準整齊成熟,其展現的創作能量、敘事風格都極為多元,有幾部甚至獲得文化部短片輔導金與公視學生劇展的資金鼓勵,在製作品質與演員卡司都砸了重本。短片是在有限的時間內說故事,作為觀眾,無疑是在期待一拳「心靈的重擊」。今年出現了三種「情」的處理:情節、情感、情懷,每部片所嘗試深入的重點都不一樣,以下就今年劇情片組的入圍名單,提出幾點個人的分享。

從題材上來說,《為安》將鏡頭對向一名女性法官,一場兄弟爭產的官司,竟與主角的真實生活產生了微妙的呼應;同樣在選材上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的《風調雨順》,沈穩的說了一個關於民間信仰、親情與自我認同的故事;這兩部片在題材上都非常具有企圖心與延伸性。

生命中有太多事,看似輕如鴻毛,卻讓人難以承受。來自馬來西亞的《雨水》,以溫柔詩意的場面調度,訴說一名女孩生命的沈重;《迷藏》則是描述一名13歲少年認清自己的性向後,藉由約砲軟體展開一場「直球對決」的旅程;《雨水直接打進眼睛》像詩也像抒情散文,情感細膩且層次分明,為搞不懂的青春下了最佳註解;《念念菸城》以景喻情的敘事頗有新電影的氣味,結尾的魔幻寫實尤其神來之筆。

有些作品展現出獨特的亮點,讓人印象深刻。《腸躁男孩》用寫實筆觸刻畫日常,在選角和指導兒童演員上可見創作者驚人的能耐;《晃遊》將廢墟當成舞台,用流暢的運鏡展現空間調度;《末路 小島 戀人》於光影的雕琢,和對聲音、美術的講究很有可看性;《雙人套房》鏡頭使用之精煉,沒有激烈的起伏,卻讓人感受到滿滿的情緒。

在本屆入圍作品中,《爬出棺材板》是唯一一部類型片,將嗜血與貪財做了巧妙結合,除了噴血,還噴出一種黑到不行的幽默感;完整度極高的《火車快飛》,演員的整體表現優異,劇本情感與表演是這部片的最大強項。

有些作品隱約可見習作的手痕,卻也展現破繭而出的企圖心,創作者的後續發展讓人期待。《碎夢之城》將音樂與影像巧妙結合,用看似硬派的搖滾樂包裝一個人鬼相濡以沫的故事;全片在恆春拍攝的《思慕魚》像一封來自南台灣的情書,敘述真誠,充滿溫度;《抓周》掌握短片特性,從簡單的情境出發,結束於深刻;《如果再見》將鏡頭圍繞在一名寡言的夜班警衛,是元介挑大樑的演出充滿爆發力。

2021新北市學生影像新星獎劇情片組入圍作品《末路 小島 戀人》(左上)、《爬出棺財板》(右下)、《迷藏》(左中)、《雨水》(右中)、《碎夢之城》(左下)、《如果再見》(右上)。(新北市文化局提供)

從歷史的角度來看,電影的進步是伴隨著科技/技術的發展,然而現今科技日新月異,大部分作品的視/聽覺表現都在水準之上,於是電影的進步變成思想的進步,內容與創意的革新成為真正的決戰點。

學生製片尚未有商業包袱,似乎更可以看見創作者開拓語言與題材的魄力,而新星獎的存在,理當在鼓勵這種誠實勇敢,鼓勵有所堅持,鼓勵自由開創。

這一兩年,無論是正在拍片的人,或是拍完片正在參展的人,可能都因為疫情帶來的限制,感覺到有點寂寞吧!這邊想引用宮崎駿的話作結:「世上重要的事情,大都是很麻煩的」。

拍電影很麻煩,不過,好在我們還有電影。


※李宜珊,金穗獎最佳導演獎
※本文為個人觀點,不代表《立報傳媒》立場

第6屆新北市學生影像新星獎將於10月17日舉辦頒獎典禮線上直播,「新星影展」入圍影片放映於10月23至31日在府中15免費索票放映,詳細資訊請上臉書搜尋「新北市學生影像新星獎」鎖定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