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專欄|世新校友系列】從記者到青年團執行長 蕭羽耘跨界追夢

「實習的時候不要把自己當學生,因為出社會後不會有主管把你當學生。」現任國民黨青年團執行長、蔣萬安競選辦公室副發言人的蕭羽耘,畢業於世新大學新聞學系。從小文科成績優異的她,將記者視為夢想之一,在媒體業從業一年多後,因緣際會下踏入政治圈,加入青年團擔任執行長,盼讓政府聽見年輕族群的聲音。「我的目標是想透過公共事務改變社會,希望年輕人也有改變社會的機會。」

視記者為夢想 鎖定世新新聞系

回憶起當初選擇新聞系的初衷,蕭羽耘透露,「小時候文科排名常常是全班前幾名,加上對於寫作有著熱情,所以就鎖定新聞系就讀。」她認為,當初沒選中文系,而選擇新聞系,是因為新聞系更具專業領域,也能累積較多實務經驗。「除了新聞寫作外,你也可以學到攝影的概念,甚至是跨系所選讀公關、行銷領域的課程,不單單只是文字的造詣及素養,出社會後在職場上能有更多可能性。」

雖然現在大方自信、面對第一次見面的人也能侃侃而談,但蕭羽耘透露剛進大學時,她曾因老師點名回答問題,一度緊張到說不出話。「因為從小家教嚴格,媽媽有些過度保護,養成我害羞內向的性格,當時發言對我來說,是一件很緊張的事情。」後來老師跟她說,如果想當記者,她的性格可能難以在媒體圈有好的發展,讓蕭羽耘決心改變。「新聞系有很多互動性的課程,有助訓練口語能力,也有許多上台報告的機會,無形中都幫助我建立了自信心及膽量。」

蕭羽耘23歲就任是青年團史上最年輕,也是首任女執行長。(世新大學提供)

吃苦當吃補 從記者轉戰青年團執行長

對新聞界抱有憧憬的蕭羽耘,在大二下學期時,就向老師爭取到業界實習的機會,最終如願進了中央通訊社,打下新聞基礎。「中央社那段時期對我幫助很大,一天實習中主管會派你去一場軟性記者會,去完記者會後,長官就會教你如何寫新聞稿,也會跟你說怎樣寫比較吸引人,還要達到報社出刊的標準,這些訓練讓我成長很多。」

2020年蕭羽耘從世新畢業,進入東森新聞雲擔任政治組編輯,「大學實習出去跑習慣了,就會不想被關在公司裡,所以當時我邊工作邊尋找外勤記者的職缺,最終在前輩的推薦下去了聯合報。」蕭羽耘進入聯合報後主跑醫藥線,在疫情時首當其衝,每天上班都像在打仗。「我剛入職十幾天後,雙北就升三級緊戒。因為醫藥線會有許多專業相關知識,身為新手必須靠自己多查資料,或是去外面實地跑新聞,藉此培養醫學基本素養,那時幾乎每天早上六、七點就要起床研究疫情趨勢。」

蕭羽耘透露,當時衛福部一小時的記者會,醫藥線記者就要發五至六篇新聞稿,常常發完稿已是下午四點,但工作仍未結束。「因為疫情的關係,頭條可能會有七、八條都跟疫情有關,你還要跟同事分,有時甚至還要整理圖表,四點過後一路做到九點、十點,這中間指揮中心可能又會再發布新信息,所以真正放下工作往往已經是深夜十一點了。」在三個月的高壓訓練下,蕭羽耘不僅提升了寫稿速度,抗壓性也大幅提升。最終在朱立倫團隊的延攬下,她毅然決然轉換跑道,投身政壇,結束了一年多的記者生涯。

高標教學助快速適應職場 感念母校恩師栽培

蕭羽耘就任青年團執行長時年僅23歲,是青年團史上最年輕,也是首任女執行長,她認為自己能有今天的成績,母校對她的栽培功不可沒。「當時新聞系的陳秀鳳老師,可說是我的啟蒙導師,因為她本身就是資深媒體人,所以教學作風比較嚴格,如果沒有達到她的要求,她會在課堂上用業界的標準來看待你的行為。」蕭羽耘認為,如此高標準的教學堅持,對她出社會後,幫助非常大。

「從學生到媒體人,中間落差很大,主管不會再好聲好氣給你機會,東西沒交出來就等著挨罵,你丟臉也是丟整間公司的臉。」蕭羽耘認為,當時在學校陳秀鳳老師把學生當成準新聞人訓練,讓她畢業後得以快速熟悉職場環境。

蕭羽耘積極參與公共事務,期盼憑藉自己的力量改變社會。(世新大學提供)

以世新人為傲 勉勵學弟妹朝目標邁進

「我認為媒體工作和政治工作,最大的不同是媒體去追政治,政治則是提供資訊,媒體影響力很大,但需要一直挖掘,激起大眾的意識去改變,政治卻可以直接改變社會。」身為青年團執行長的蕭羽耘,期許在公共事務上,能貢獻一己之力幫助人民解決問題,進而改變整個社會體制。

世新人懂得放下身段,並且虛心學習,有些頂大生可能人生一路上都沒有失敗過,反而出了社會挫折感襲擊而來,容錯度會比世新還要小。」蕭羽耘認為,世新延攬大量業界知名人士加入師資,讓學生在學期間就能與產業界交流,有助提升經驗值與抗壓性。

她勉勵學弟妹,不管面對職場還是實習,切勿抱持學生心態,而是要讓自己成為離目標更近的人,「你在實習的任何表現及態度,所有主管都看在眼裡,若你的表現得到認可,未來當你需要工作或是想轉換跑道時,他們還會記得你,也會很樂意你機會。」

蕭羽耘結合自身專業,從新聞圈轉戰政壇,成功跨域。(世新大學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