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就能翻身?中國教授劉擎戳破中國高教「粉紅泡泡」

教育真的幫助階層流動嗎?紀錄片《出路》透過升學生、高校畢業生和三流民辦私校教師三個視角,道出中國高考升學價值的扭曲,特別是在階層之下更顯殘酷,6日的思沙龍活動,以「一場數億人的教育實驗:從中國1977教改談起」為主題,特別邀請上海華東師範大學政治系教授劉擎來台分享,原本應是知識「改變」命運的高考教育初衷,為何演變成加重不公平的制度。

1977年,鄧小平恢復高教,為建立公平招生制度,特別取消「領導批准」招生方式,這完全翻轉中國年輕人的命運,當年14歲的劉擎在隔年的1978年參加考試,進入上海華東師範大學前身上海師範大學就讀。然而,相比現在自己孩子的教育環境,劉擎直言「過去高考是一種解放,到了現今卻變成枷鎖」。

高教成為中國年輕人的唯一目標

中央推崇高教,但面臨教育經費緊縮的情況之下,中國於1990年推出「教育產業化」,越來越多民辦的私校冒出,市場化、收益開始凌駕於教學品質之上,一切以招到學生為首要目標,今年高教考試逾1000萬人參加,甚至錄取率也高達8成,相比1980年的錄取率10%,而在短短40年內,高校在讀人數從228萬人增長至超過台灣人口的3779萬人。

上海華東師範大學政治系教授劉擎談中國高教,直言「過去高考是一種解放,到了現今卻變成枷鎖」。(立報傳媒記者沈超群攝)

由上述統計數字可以看出,高教成為中國突飛猛進的發展項目之一。劉擎表示,從國家視角來看,中國高校的空前發展,的確實現了教育帶動中國科技產業的發展,以及提升在國際上的經濟地位,像是全球頂尖的物理學家王中林,以及天才科學家曹原都是中國高等教育所展現出的成績。

然而,在這些亮麗成績的背後,卻是揭露高教升學一路上的殘酷。教育在每個國家當然都很重要,但在階級、城鄉和地域發展皆極為不均的中國,升學這件事變得更重要,因為「上大學成為唯一可以解決不平等的途徑」劉擎表示。但更殘酷的是,階級、城鄉和地域不平等,一路跟隨一位學生的求學路,甚至成為決定未來命運的關鍵。

教育改變命運?沒說的是還要讀對學校

明明大學錄取錄高達8成,高校考試競爭仍然如此激烈,劉擎直接點出盲點,「把教育作為改變命運的目的來說,不是所有人都是有效,更重要的是,你讀什麼樣的大學?」,被稱為「985」、「211」的一流大學,其錄取率仍低於1成,競爭激烈。

中國大學可以分成三種等級,最高級為「985」、「211」這兩類學校,接下來是「雙非一本」大學,是一流大學之外,第一批本科錄取的大學,最後則是二本、三本大學。合理學雜費用、教學品質甚至是未來就業率都是由一流大學佔滿優勢,而其實跟台灣現況一樣,這些出自一流大學的學生多來自經濟條件無虞的家庭。

上海華東師範大學政治系教授劉擎表示,想要改變命運不是讀上大學,而是要競爭到一流大學。(立報傳媒記者沈超群攝)

鄉村子女讀大學盼翻身 卻陷入更深的泥沼

令人難過的是,根據統計,中國每年高達兩百萬的大學生,畢業後面臨找不到工作的困境,他們多數是來自二本、三本大學的學生,而這些學生又多是各方面資源缺乏的農民子弟。

紀錄片《出路》裡頭,一位來自鄉村剛考完高考的女學生王盼,結果盼到只能上二本、三本大學的成績,她無奈表示唸書是為了父母,只有上了大學才有可能讓他們過更好的生活。

諷刺的是,同樣「出路」片中,一名來自二、三本大學專教平面設計的王老師,每年最重要的工作任務就是到各鄉鎮招生,他站在台上介紹學校硬體設施和在微軟華為等公司工作的傑出校友,然而,學校設施的圖片都是網路上找的,所介紹的一切都是假的,只有招到學生才是真的。王老師直言,在城鎮的小孩根本騙不倒,「外般皆下品,只有讀書高」、「聖經說書本是甜的、知識是甜的」這些只有美好泡泡的話術,只能作用在農村地區,像王盼這種學生,就是他們的招生對象。

農村兒女一心想著上大學才能「改變命運」,殊不知,每年幾萬元的私立大學學費可能只會把他們推向更難翻身的深淵。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