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推「河瀨直美」專題 新作《晨曦將至》、經典作首度在台放映

2020金馬影展精彩強片一波接一波,繼英國名導亞倫帕克,15日再宣布另一位焦點導演為日本名導河瀨直美,將放映她入選本屆坎城影展的最新作品《晨曦將至》(True Mothers, 2020),以及她最受推崇的《萌之朱雀》(Suzaku, 1997)《沙羅雙樹》(Shara, 2003)《殯之森》(The Mourning Forest, 2007),還有從未在台現身的《螢火蟲》(Firefly, 2000)

日本名導河瀨直美為2020金馬影展焦點導演之一。(金馬執委會提供)

以自然寫意的獨特影像以及詩意風格見長的河瀨直美,1997年便以首部劇情長片《萌之朱雀》贏得坎城影展金攝影機,從此躍上國際影壇。擅於挖掘人性情感與私密記憶的她,從《螢火蟲》注定毀滅的情侶、《沙羅雙樹》離奇失蹤的雙胞胎、《殯之森》的失親看護及失智老人,以至於《晨曦將至》的生養母之爭,思索生命的神秘。故鄉奈良的古都巷弄,自然逸景,更增添河瀨直美電影的靈性韻味。

在充滿變動不安的2020年,河瀨直美的作品更為躁亂的世界透析出希望微光。雖然因疫情無法出席影展,但河瀨直美很開心金馬會放映她這幾部代表作,並希望未來可以再度來台和影迷相見。2020金馬影展將於11月5日至22日展開,10月23日晚間舉辦選片指南,10月24日下午一點於官網開始售票。

《晨曦將至》劇照。(金馬執委會提供)

《晨曦將至》(True Mothers, 2020)

河瀨直美改編自辻村深月同名小說的新作《晨曦將至》,講述一對無法生育的夫婦向領養機構收養男嬰,六年後卻有人自稱男孩生母,要求歸還或買下孩子,但生母卻與當年樣貌判若兩人,她究竟是誰?誰才是男孩的母親?影片圍繞養父母的愛子之情,錐心刺骨地剖開兩個母親纖細又堅毅的內在世界,如晨光和煦,亦如烈陽灼身。日本影后永作博美飾與飾演未婚媽媽的蒔田彩珠,兩人的精彩對戲更激發出演員強大的內在能量。

《萌之朱雀》劇照。(金馬執委會提供)

《萌之朱雀》(Suzaku, 1997)

《萌之朱雀》(1997)是河瀨直美一鳴驚人贏得坎城影展金攝影機獎的首部劇情長片,邀來攝影大師田村正毅掌鏡,描述以林業維生村莊裡的一家五口,男主人致力於鐵路修建,希望可以為沒落村裡帶來一線生機,沒想到卻只留下一條通向荒蕪的隧道。河瀨直美以自然寫意的恬淡影像,將一個為生活所迫而不斷努力的家庭故事,化作飽含生命厚度的情感詩篇。男主角國村隼和飾演女兒的尾野真千子之外的非職業演員,素樸真實的表現也讓影片更具寫實力道。

《螢火蟲》劇照。(金馬執委會提供)

《螢火蟲》(Firefly, 2000)

河瀨直美的第二部劇情長片《螢火蟲》(2000),以故鄉奈良著名的迎春傳統祭典「東大寺二月堂修二會」幻化為故事內核,讓失去母親的脫衣舞孃,遇上喪父的陶藝家,看似天涯淪落人相依為命的兩人,卻註定走向毀滅。河瀨直美反覆挖掘角色們的內心世界,殘酷與溫柔並存,期待荒蕪的人生也能春暖花開。首挑大樑的中村優子大膽奪目,徹底征服大銀幕。本次放映版本為 2009 年河瀨直美獲頒導演雙週金馬車獎之際,於坎城影展放映的重新剪輯版。

《沙羅雙樹》劇照。(金馬執委會提供)

《沙羅雙樹》(Shara, 2003)

河瀨直美奠定個人詩意美學的代表作《沙羅雙樹》(2003),描述一對雙生兄弟在古都奈良曲折的巷道裡嬉戲,一位卻離奇失蹤,留下懷著悔意繼續生活下去的家族成員,沒想到多年後卻傳來兄弟失蹤的祕密。影片揉雜劇情與紀錄,河瀨直美將烙印在心底的故鄉記憶,炎夏、祭典、汗水味、風鈴聲,把日常生活的微妙情緒,包容進四季更迭的天光樹影中,讓古都亙古歲月裡的生死輪迴,處處靈光閃現在生命風景。

《殯之森》劇照。(金馬執委會提供)

《殯之森》(The Mourning Forest, 2007)

河瀨直美延續《沙羅雙樹》對死亡的思索,在獲得坎城影展評審團大獎的《殯之森》(2007)中,則將個人親身經歷帶進故事中,講述走不出喪子之痛的看護,負責照顧懷念已逝愛妻無法自拔的失智老人,受困於哀傷往事的兩人,卻意外展開自我生命的救贖之旅。影片透過質樸而迷人的長鏡頭,情感豐沛地巧妙捕捉充滿東方氣味的生命哲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