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級演員加持《小緯》!張翰太暖像大白熊 陳雪甄:跟他吵架很頭痛

新銳導演龔秋蓉自編、自導公視人生劇展《小緯回來過,在他離開之後》,探討青少年與家庭連結的社會安全網問題,邀來「導演級」演員張翰、陳雪甄,搭檔演技精湛的新秀演員楊宗樺、劉敬、胡智強主演,將於本週日(1/9)晚間10時,公視首播。

《小緯》細膩刻劃青少年與家庭連結及同儕相處真實樣貌,故事描述一個高中生小緯失蹤後,離婚的夫妻開始找尋兒子下落;憑藉一張小緯受傷的照片,夫妻找到了背負祕密的少年王浩,也循著線索,一步步發現孩子不為人知的另一面。今舉辦媒體茶敘,張翰、陳雪甄與楊宗樺連袂出席,導演龔秋蓉表示,作品想探討的並非「小緯」如何墜落到生命的深谷,而是「在他的安全網絡裡的所有人是怎麼一一漏接的」,也期許作品能帶給大家「重新省思關係的可能性」。

出道逾30年,幕前幕後經驗豐富的張翰曾以龔秋蓉執導的公視學生劇展《一步之遙》入圍第53屆金鐘獎電視電影男主角獎,這次二度合作,兩人默契不在話下。張翰飾演個性平和的補習班教師「尚仁」,與入圍過金馬新導演、女配角獎的陳雪甄在《小緯》飾演離婚夫妻,兩人有多場對手戲。

而陳雪甄對《一步之遙》印象深刻,加上《小緯》以女性角度切入家庭問題,讓她「沒有猶豫很快就答應」接戲,更演活了一個在尋子過程呈現各種焦心面貌的母親。陳雪甄劇中是保險業務員「劉娟」,劇末一場與前夫、學校老師交談後,她心繫孩子泣訴的獨白戲,令人心疼,她表示,在家準備這場戲時就常哭到無法停止。

戲外同樣為人母,陳雪甄說「很能感同身受地理解一個母親想做自己,卻又擔心自己不是好媽媽,但又覺得自己可以」的複雜心理。陳雪甄認為,劇中台詞會刺激自己反思親子相處「現在可以努力給小孩足夠的愛,但當他未來成長過程,或許各自都會面臨到無法掌握的事」,同樣令她感到不安。

劇中劉娟對前夫有諸多不解跟不耐,常一見面就爭吵;陳雪甄卻覺得私底下的張翰「說起話來安心感十足,很像水獺或大白熊,暖暖的」。即使影出經驗豐富的她,每次遇到吵架戲都頭痛萬分,她笑說「很難!彩排時我真吵不起來,開機前常要很專注地在三秒內把討厭一個人的感覺給拉上來」。張翰則笑稱「雪甄從頭到尾的戲都是臭臉,後來對戲一喊卡,都會跟她開個玩笑,讓她稍微抽離一下緊繃的情緒跟臉部肌肉」。龔秋蓉在茶敘上開完笑說「選角時把他們照片擺一起,看起來就像三年內會離婚的樣子」,讓現場笑翻。

目前仍就讀研究所的年輕演員楊宗樺細膩演出孤寂、憂傷與神秘的高中生「小緯」,戲中與張翰飾演的父親在操場旁對話戲,現場滿溢的情緒,而自己一滴淚都不能流,楊宗樺形容「很煎熬」;楊宗樺說「這是向爸爸發出求救訊號的最後一刻,但他也沒接到」。也因故事找尋失蹤的孩子,幾位演員都會刻意迴避太嗨的情緒,細心的楊宗樺還會因為在戲裡已經失蹤,所以「上戲前盡量不要讓媽媽看到,不然我跟她可能都會覺得很奇怪」。

楊宗樺認為劇中演繹的青少年「表面上說沒事,其實都有事」、「幽微的狀態一直沒有被看見」,到最後自殘也傷害別人。他也提到現在青少年「即使在物質上很豐富,但還是會有這樣的人出現」。

陳雪甄目前也在大學執教更兼任導師,曾面對少部分弱勢或是精神狀態不穩的學生,有過親身經歷的她說「一個沒注意,他們可能就會傷害自己、甚至結束自己生命」,因此《小緯》劇中的議題讓她很有感觸。

面對需要社會安全網協助的學生,陳雪甄認為「要靠很多的點連結起來,形成一張網,接住這些孩子,才不會有所閃失」,她也有感地說「有時真的只需要一點小小的關心,就可以避免掉一些事情」。張翰自己也重視親子關係,他認為「在教養方面沒有即時的修補,或沒有太常跟子女相處,很容易造成隔閡,久了會成為一種習慣,就更難了解孩子的處境與心聲」;同樣為人父的他也呼籲「現代社會父母都很忙碌,這一塊真的很需要注意,與各位家長共勉之」。

新銳導演龔秋蓉(左圖)自編、自導公視人生劇展《小緯回來過,在他離開之後》,探討青少年與家庭連結的社會安全網問題,邀來「導演級」演員張翰、陳雪甄加持。(公視提供)

現場張翰與陳雪甄聊起私下跟子女相處,張翰說,他女兒4歲,但卻想像個小大人地說「要當爸爸的老婆……」,他跟太太一聽傻眼,女兒才說「當老婆就不會被罵」。原來張翰常因為小孩吃飯習慣問題,讓他發脾氣,他表示「女兒不喜歡吃冷的食物,可是又邊吃邊玩,一頓飯要吃一小時」,加上疫情期間大家都待在家,大眼瞪小眼,久了難免會有情緒。陳雪甄則是有7歲小孩,也還會要人餵,她說「多半是為了撒嬌」;她跟兒子相處不錯,但會提醒小孩「一個人在外面雖然要勇敢,但是如果有事,還是要回來告訴媽媽」避免關係的疏離。張翰也提到教育、教養其實有點難,女兒現在多半是媽媽帶,他有時擔心管教太嚴格,覺得女兒不會想積極分享她的心情,也怕關係沒有即刻修補,會變成習慣「以後會更難瞭解他們的內心世界」。

楊宗樺劇中與劉敬是射箭隊員,兩人開拍前曾接受一個月的訓練,楊宗樺還要練習伏地挺身,他形容「射箭用的肌肉跟平常不同,如果沒練會擔心跟一旁真的選手相差太遠」,最後劇組讓他們使用女子選手的弓「不然真的拉不滿」。楊宗樺戲中飼養一隻白文鳥「太平洋」,開拍前真的養了牠一個月,還去請教養鳥的同學「怎麼樣讓牠到你手上取食」,一連餵了三週,真的成功讓白文鳥飛到手上吃東西,他感動地說「當下我真的哭出來」,拍攝結束後還是將鳥送回,他形容「這樣我才能真正走出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