汲取25位舞者生命經驗!雲門新作《霞》挑戰雙版本新模式 映照內心世界的色彩斑斕

雲門舞集藝術總監鄭宗龍在去年疫情期間,巡演取消的同時,利用時間累積創作能量,新作《霞》將於4月15日至5月8日在臺北國家戲劇院、臺中國家歌劇院與高雄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啟動巡演,挑戰雙版本演出。鄭宗龍表示「又拿石頭砸自己的腳,一次創作一個作品夠頭痛,這回一次創作兩個作品很痛苦。」《霞》以日本音樂家清水靖晃透過薩克斯風詮釋的巴赫《無伴奏大提琴組曲》為結構,觸發25位舞者以自己的生命經驗發展出25條故事,延展出兩套身體動作編排,以及互相映照的服裝風格樣貌。

拆身體也拆心理 《霞》回應人們多重變幻的心底風景

過去一兩年的變化,意外地讓藝術總監鄭宗龍,展開新的工作模式和挖掘身體語彙的更多可能性。雲門舞者日常訓練融合東西方舞蹈及武術、呼吸等,呈現出獨特的身體語彙,鄭宗龍今年更加入街舞popping訓練及又稱「拆身體」的技巧,開發舞者不同肌肉群運用方式。

《霞》是結合25位舞者共同創作的作品。鄭宗龍說,雙版本的創作方式,最難的不在於將25個生命故事串接起來,而是召喚出舞者發自內心傳達的真實自我。不僅對編舞家來說等同編了兩支舞,對於製作團隊的難度也隨之增加。

國家兩廳院藝術總監劉怡汝表示,憶及過去與朋友看鄭宗龍作品的經驗,雖然每一個人難以確認編舞家真正在想什麼,但是都可以從中找到自己的詮釋與想像,這就是一個新作品誕生所帶來的無可取代的期待與興奮感。

臺中國家歌劇院副總監汪虹也表示,《霞》有別於先前的舞作,是由舞者詮釋編舞者的想像,《霞》將舞者的生活經驗中的恐懼、害怕等感受轉變成創作元素,創造出25位舞者的雙版本,充滿了無限想像空間,非常推薦觀眾二刷表演,感受形形色色的生命故事。

衛武營國家藝術中心營運副總監黃國威則分享,他看著《霞》從沉澱、創作到即將首演,在不同的場域空間演出也會為觀眾帶來全新的感受,尤其衛武營演出廳院的獨特聲學設計,期待能這個作品繼續成長、演化,為觀眾帶來精采可期的演出。

獨特音場建構內心世界的立體空間感

編創過程保持了舞者參與空間,他們的喜好與個人特質,都是編創團隊的「素材」。聽覺作為《霞》的重要感官體驗,邀請葛萊美獎得主,橫跨流行音樂、表演藝術與空間音場設計師的馬塞洛.阿內茲,為舞作量身打造層次豐富的音場。馬塞洛形容聲音設計是一個既有形又無形的說故事方式。在有形設計方面,馬塞洛與鄭宗龍激盪研發瞬間空中急速掉落的音箱,引發觀眾身體反應。為確保舞者與音箱的安全無虞及聲音的穩定,這一瞬間的畫面歷經多次嘗試。無形聲音設計上,馬塞洛以不同喇叭聲音位置的安排,讓清水靖晃的薩克斯風不同音高和弦和聲音迴盪特性貼合人的情緒、心跳與呼吸起伏。另一方面則透過舞者取材錄製生活周遭的環境音,在舞者肢體的故事線,以獨特於舞者的聲響,引導觀眾進入每一個內心世界。

首度來臺的馬塞洛說:「臺灣社會有一種熱情、樂於分享的特質,身為外國人也能感到很快融入,對於內心的情感的投射、連結很有幫助。在參與《霞》創作過程中,我時常忘記自己是在工作,非常享受這樣的過程與經驗。」

反璞歸真 燈光、影像、服裝為表演者的獨特上色

由影像導演周東彥率領的影像團隊及動畫設計魏閤廷,歷時一年多的創作期,從鄭宗龍與周東彥初期討論的「怎麼讓影像做到舞者做不到的事,卻又能有對話」出發,反覆與編舞家討論、創作與測試。《霞》以具有身體感的繪畫為媒介,引導舞者拿起畫筆捕捉所思所想,融入雲、風景、線條、色塊,轉化為逐格動畫,搭配燈光設計沈柏宏,營造直探內心的一道霞光。

四度攜手鄭宗龍的服裝設計范懷之,在創作過程中不禁表示:「以往的服裝設計是圍繞著一個主要概念,這次舞者加上編創群,有將近30個想法同時發展。」顯見創作的挑戰。從舞者個性與故事氛圍定位個人風格,讓《霞》的服裝設計從布料選擇、剪裁打破單一樣板,讓舞者由內而外皆能在舞台上演繹最真實的自己。

2022鄭宗龍新作《霞》彩排記者會。(李佳曄攝影/雲門提供)

4月14日線上導聆搶先看 馬塞洛‧阿內茲首次來臺為《霞》拉開序幕

《霞》將在4月15至17日在臺北國家戲劇院、4月30日至5月1日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5月7至8日高雄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歌劇院演出。首演前一天,《霞》將在4月14日下午3點10分進行線上導聆直播,除了搶先觀看《霞》彩排片段,更邀請首次來臺的葛萊美獎得主馬塞洛.阿內茲從聲音角度分享創作過程有趣之處。《霞》線上導聆將在雲門(@cloudgate)、國家兩廳院(@ntch.tw)、臺中國家歌劇院(@npac.ntt)、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weiwuyingcenterforthearts)與LINE TV(@LINETV.taiwan)Facebook粉絲專頁進行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