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站在滿好的位置」《我們與惡的距離》導演林君陽:導演就像翻譯者,找到說好故事的方法

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擁有高討論度,導演林君陽4日至政大演講分享。林君陽說,導演就像是個翻譯者,將劇本文字轉譯成影像,找到說好故事的最適方法。

林君陽認為,導演就像是個翻譯者,將劇本文字轉譯成影像,且必須在劇本和當下拍攝情境的各種考量下,找到說好故事的最適方法,譯者其實也是一位創作者。

林君陽舉例自己年輕時閱讀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翻譯著作的經驗,相隔一段時間,分別讀了兩個不同譯者的翻譯版本,閱讀感受差別之大,就像讀兩本不同的書一樣。

日文「導演」是監督的意思

林君陽認為中文「導演」二字,並未明確達導演於現場的主要職責,他舉例日文「導演」是監督的意思,而他自己認為「場面調度」比較能夠貼切形容導演工作,突顯導演作為於現場處理所有細節的角色。也因此,在片場時,林君陽習慣讓演員自由發揮演戲,認為表演是演員的功課,必須自己理解角色、揣摩角色,他則協助演員尋找詮釋角色的施力點。

林君陽認為導演是翻譯者,將劇本文字轉譯成影像。圖為示意圖。(圖取自Pixabay)

林君陽:團隊在各司其職和溝通協調間找到平衡點

提到團隊優勢,林君陽表示與惡劇組扁平是關鍵。「與惡」是一部編劇先決的戲,由編劇呂蒔媛先完成初版劇本,不過從劇本到影像產製、播出,團隊在各司其職和溝通協調之間找到了平衡點,「我覺得所有人都站在滿好的位置」,從編劇、導演,到美術、演員、攝影等都參與討論,才能讓整部作品充滿巧思、細節。

林君陽鼓勵:創作者「你的受眾會在那裡等你」

最後,林君陽也分享自身對於從事影視創作未來發展的看法,他認為在數位串流的趨勢洪流之下,「全民追劇」的現象將越來越少,因為所有觀影行為將越來越分眾,這給予創作者的優勢在於,能在特定類型的發揮能夠更極端、更忠於自我理念,「因為你的受眾會在那裡等你」,鼓勵未來想從事創作的學生對自己有信心,自信地把所做決定再往前推進一點,不需要自我限縮。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