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編劇的功課

前言

世新大學的「法律與戲劇講座」課程終於告一段落,回想這學期的每堂課,皆邀請一位司法院的法官,於觀賞一部電影之後與一位電影或電視的編劇,或具有編劇經驗的導演展開對話。

由於課程主體是法律電影的議題,有趣的現象是每位編劇在此課程所扮演的角色,自然成為超低調的幕後講者;其實,這些知名編劇栩栩如生與深入淺出的對話,經常讓現場師生相當的感動。因此,擬藉此短文分享,影視編劇角色的養成,以及影視編劇平日必須投入的功課。

影視編劇的角色

劇本、導演與演員在一部電影中有密不可分的關聯性。其中,編劇更是一部電影或電視劇的催生劑與催化劑,除了決定故事的走向與劇情结構,更主導著導演執行劇本的人物情境與場景調度,也鋪敘演員的肢體語言與聲音表情。

劇本是一劇之本,當然也是劇情的藍圖,一本好的劇本不但留給觀眾情感的想像,觀影後的共鳴也會長久延伸。如上所言,編劇對於一部影視作品除了具有規畫格局與架構故事的功能外,也需考量如何交付導演在場景調度、影片風格、敘事結構,以及演員表演能有所發揮的空間。

實質的劇本撰寫元素,包括劇名的發想與主題的關聯;如何善用開場吸引觀眾;戲劇情節抑揚頓挫的規劃;人物結構與出場序的安排;以及分場是否恰當等。尤其是,需選擇讓觀眾如何參與劇情的鋪敘。綜整編劇的角色,包括劇情的懸疑、衝突、驚悚、風格、調性、緊張、喜悅、痛苦,以及潛伏恐怖等元素的疊加;以及,如何積極掌握整部影片的戲劇轉折與變化,藉由場序、事件、人物、場景、時間、對白、動作線與背景氣氛等組合,皆應給予適度的調配空間。

影視編劇的功課

影視編劇平日必須投入的功課甚多,絕非只是了解或擁有編劇的技巧。誠如劉殿潤導演於世新大學的座談中所提及,一位稱職的編劇平日就需不斷涉獵各種生命的感受,必須博學多聞且才藝豐富,雖稱不上要懂天文又知地理,但是對凡事經常持有好奇的心,至少對歷史人物或詩詞歌賦的理解,乃至歌劇或演藝的觀察,皆應有獨到的見解。

當接手一部影視作品時,必須要做許多承先啟後的功課,承先者需理解企畫書的主要內容,諸如主要訴求對象、預算概念、時空背景、贊助單位、推廣計畫、節目長度以及預期目標等;至於,啟後者的功課需理解如何鋪敘戲劇結構、人物結構、風格結構、鏡頭結構、美學結構以及敘事結構等,深度影響導演在執行影音、表演、造型、色彩與場景等鏡頭語言的延伸性。

影視編劇與觀眾的距離

影視編劇與觀眾的「距離」,可分為劇本編撰前的戲劇材料的蒐集,或可稱為編劇的前段距離(first mile)。簡言之,就是將各類既有素材,經由故事總綱、分場本、對白本到執行本,逐步將故事內容的深度、場景的架構與戲劇的呈現等情境,把原本雜亂無章的蒐集,需經過過濾、消化、吸收、沉澱後,按企劃書所規劃的戲劇格局與範疇,以「最適規模」的戲劇敘事,讓製片與導演仍有經營或揮灑的空間。換言之,編劇在前段的工作準備,需思考前製研究、實際拍攝及後期製作計畫,甚至是戲劇表現方式及畫面風格的方向,皆宜納入考量。不宜海闊天空天馬行空的發想與編撰,而產生後續劇情執行或經營過程的距離窒礙難行,最後讓投資者卻步而四大皆空。

所謂影視編劇的後段距離(last mile),當然直指劇本與市場的距離。市場的訴求就是預設的目標觀眾、播映通路、播映形式、推廣計畫、潛力分析與發行場域。就俗話中的接地氣思考,就是進一步考量,戲劇的對白語言、表演風格、構圖經營、映演效果以及戲劇共鳴等元素的建構。

亦即,編劇在後段的工作準備,需進一步考量戲劇的播映情境,如何讓觀賞者對戲劇的理解度與融入度有加分的空間,甚至營造餘波盪漾主動流傳,有利於市場的推廣,進而有助於市場認同度的提升,而非留下故事超老梗或劇路超凌亂的負評,讓觀眾充滿著疑惑與不滿的疑慮。

結語

總結而言,編劇的角色肯定不是現於對當下劇情內容的著墨,因為劇本內的文字敘述,必須交給導演藉由影音的工具,將劇內演員的表演、美術人員的呈現、造型人員的塑造、配樂人員的發想,以及後製人員的設計,賦予劇情感再現與市場零距離(zero mile)的運作空間。綜合本文所探討影視編劇的功課,確定是聚焦在編劇應如何利用層層堆疊的情節與情境鋪敘,扣連觀眾的情緒及情感,營造內在的共鳴及外在的認同。

※作者為世新大學副校長
※本文為個人觀點,不代表《立報傳媒》立場

原文刊載於Yahoo論壇

隨時補充新觀點,《立報傳媒》Line→http://bit.ly/2YyjUW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