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視跨國合製電影《自由行》 流亡導演應亮用電影呈現自由的可貴

由公視國際合製、中國流亡導演應亮執導的電影《自由行》,巡迴世界53國影展後回到拍攝地台灣,於6日在公視頻道首播。這部長片如同應亮的半自傳,作為獨立導演的應亮表示,對自己第一次有獨立電影作品可以在公眾媒體上播出,深感期待,本片獲選為盧卡諾影展主競賽單元及開幕片,在瑞士世界首映後,獲美國知名雜誌《variety》評為「應亮導演迄今為止最精彩的電影」,《新蘇黎世報》則評論該片將拍片遭遇的審查與政治壓迫處境作為題材,描繪了中國未曾在西方呈現的真實,台灣知名影評人鄭秉泓(Ryan)評論是「21世紀中國崛起之後主導大華語區影視產業以來,最重要的華語流亡電影。」

《自由行》(A Family Tour) 描述中國導演流亡和異鄉人家庭漂泊的故事,講述5年前導演楊樞,因拍攝電影《孤僻者的母親》遭中國政府處罰,滯留香港,至今無法回國。住四川的母親因胃癌復發,即將再動手術,因此很想與女兒,及4年來只通過網絡「認識」的外孫見面。楊樞導演與香港丈夫帶著4歲的兒子藉參加電影節的機會,從流亡地香港到台灣,來實現這次家庭團聚。無奈媽媽不能脫離旅行團「自由行」,女婿訂了與媽媽相同的酒店、查好旅行團路線,協助全家在台灣的酒店和各風景區會面。

盧卡諾影后耐安飾演導演楊樞的母親。(公視提供)

導演應亮曾以短片作品獲得金馬獎,他回顧當時創作《自由行》的心情表示,本片於2018年完成,那時候有一種預感,很多事情都會變,所以非常急切想要拍出來,到現在這幾年情勢有很大的不同,現在可能已沒有那種心情跟機會做這樣的表達,慶幸當時候的自己有堅持下來完成。電影《自由行》彷彿是映照兩岸三地處境的鏡子,香港已上映過,應亮導演很遺憾沒有機會在台灣戲院上映,「這次能在公共媒體上播出,是一個跟大家對話的機會,也好奇台灣人是否可以從中看出一些對自己的投射,除了看到高雄的風光景色,我很期待反饋是什麼。」

同為異鄉人的在台香港作家,本片編劇陳慧分享,之前在電影節聽到觀眾的回饋,大家都覺得這一家人得要這樣?「但隨著兩岸三地的情勢變化,現在卻連想要重複這樣的荒謬都不可能,也不容許存在了,電影的偉大,就是幫我們把那個時空留下來,給了我們很好的參照。」監製曾文珍也回憶,本片主景在台灣,由八成的台灣工作人員投入製作團隊,在台灣、香港兩地拍攝,期間克服了資金、團隊組成與兩岸問題等困難,片中有一句對白:「這裡是台灣,有什麼話不能說。」我想到的是:「這裡是台灣,有什麼電影是不能拍的。」在電影完成後,兩岸之間局勢有很大的變化,中國旅行團不再前來,「自由行」的情節像是停滯在時空下的符碼,無法前進,卻也回不去了。

回望2019年6月9日,香港爆發大規模「反送中」社會運動,抗議港府提出「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容許將香港的犯罪嫌疑人引渡中國受審,掀起港人為自由搏命,不停歇的長期抗爭。在「反送中」運動兩周年之際,公視首播電影《自由行》,藉此提醒台灣自由的可貴、獻給還在流亡異鄉、失去自由處境的人—這並非虛構的電影故事,而是一代人的共同處境。

目前居住在香港的應亮也持續創作新作品中,面對情勢已跟以往不同的香港,他表示,外部環境也許變得沒有太多空間可以進行權利的爭取,但在自己內心並沒有太多變化,依然想藉由電影拍出自己想講的話,流亡雖讓他被迫在自己的故鄉缺席,但不只是他在流亡,這一代的人很多都在經歷心靈與身體的流亡,「只要抵抗一直發生,我就是自由的,我就是異鄉。」

《自由行》有八成的台灣工作人員投入製作團隊,在台灣、香港兩地拍攝。(公視提供)